留校十年庆,自此向南飞

2002年7月份的工资是我的第一笔工资。虽然这点儿都不用上税的钱9月份才拿到,但这不能否认我是7月份留校的事实。所以,我留校整十年了。从25岁到35岁,据说这是一个人最黄金的年华。未来未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最黄金”。但无论前路几许,我都知道,这一定是我最开心的十年

本科毕业时的理想是自己写的程序能运行在每一台电脑。尽管那时大学的课程好混得不得了,但计算机专业的就业环境也好得不得了。做为少见的在本科阶段正经写过代码(好像有过万行吧)的我,应该找得到期望的公司(彼时目标是金山,因为民族主义、求伯君和雷军)实现我的理想,可我却选择了协议留校。也就是说,我放弃了理想。

很多人说我是个理想主义者。但从当年的表现看,我完全不是。放弃理想的过程非常干净利索,几乎没有任何纠结。现在回想主要原因,大概是难拒保研惑,难违父母意,难舍师生情。一向自以为理性的我,在人生的节骨眼却做了感性的决定。“成长”两字里的折转沟环真是不少。

以工作协议为质,保送读研两年后,我正式留校了。这是一条相当平稳的路,而且前途看得到很多光明。有多光明呢?比如说在2005年学院组织10名青年教师成立了一个青年论坛,意图培养未来的领军人。当时力推此事的徐院长是很有眼光的,因为这10人中现在已有6人是院级或以上的领导,7人是博导,9人是教授。当然,剩下的那一个就是我,他唯一看走眼的。

性格真的决定命运。虽然我背弃了理想,又选择了平稳的职业,可内心的不安分不仅没有减弱,反倒更加肆无忌惮。也许因为这份职业不是心甘情愿的,于是就要让职业道路上的每一步都随心所欲,这样才会开心。

我有多随心所欲,看看我的旧博客就知道了。随便挑几篇有代表性的吧:《我们的世界并不像传说的那样》、《我为什么爱说难听话》、《让学生主动学习》、《网络改变教与学——2010年新留校教师培训(视频)》。

这十年,宁肯惹领导、同事、学生不开心,也要做自己喜欢且内心认同的事情,坚守自己的底线,时刻准备着被扫地出门。但哈工大真的好可爱,特立独行非主流的我,不仅鲜受到排挤、诽谤和打压,反倒遭遇各种各种支持、帮助与鼓励。虽然从外人的眼光看,我博士退学,职称去年刚到副教授,没车没娃没官位,整天守着一个缺经费少政策没技术含量不断被模仿的乐学网,这十年是相当失败的。但在目前中国的环境下,有多少人可以完全顺从良心与兴趣做事,不仅把事做成,还能让上下赞许,并持续十年呢?所以我很为这十年自豪。此时此刻的心境,已有几分功成名就的感觉。假如明日便是世界末日,我定可以坦然视之,毫无遗憾

既然已可坦然赴死,那么就不必在乎35岁之后会发生什么了。所以,去年,在评职称前夜,我做出了今生最大的决定,也是最冒险的决定,那就是追随理想,离开高校,进入企业

如果继续留在高校,我很难再继续开心,因为如果想把教学做得更好,扩大影响面,我就得从领导们暗示给我的几个官职中接受一个。这让我有一种会被招安的感觉。做为平头百姓,我只需为自己负责,和别人也无利害纠葛。做官,则掣肘多、诱惑多,很难再随性。我并不是固执得想永远不向现实妥协,我明白适当妥协去获得更大成功的道理,但我不想在工大妥协。我希望留给工大的都是纯净的,让自己成为一道传奇;我也希望永远不会触碰到工大的阴暗面,愿它在我心中一直是那么可爱。

于是,我知道,我该离开工大了。

那下一步是哪里呢?我必须弥补十年前的遗憾,去追寻自己的理想了。当然,现在的理想已非十年前那么简单。我发现了三件我特别想做的事:

  1. 写有很多人用的软件。这是我十年前理想的延续,但更现实了。我对编程这件事仍非常热爱。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比如和老婆吵架),我就去编程,一会儿就喜不自禁了。
  2. 通过改变教育来改变世界。这十年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对教育的兴趣。这是我愿意奋斗一生的事业。(见《只有互联网能挽救我们的教育》)
  3. 离开哈尔滨。35年,我始终都在这座城市。十年前我天真地以为互联网真的能让我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这里,去与更多的牛人共事,去亲身体验不同的民风与文化。

把这三件事综合起来,就是到另一个城市,进入企业,做互联网教育。这是我向南飞的目标,已经确定的目标。

很多人说我疯了,很多人说我有病,很多人说我要完蛋。我知道面对这个选择,有多大的风险,也知道自己有什么欠缺。

  1. 我对社会、企业一无所知,始终只是生活在象牙塔的童话里
  2. 论技术,我在同龄人中已落下乘,比之一些优秀的本科生可能都不如,经验也很有限
  3. 没有多少管理经验,却有着不小的年纪和一个副教授头衔,能当何用?

可以说,我就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惴惴不安地走入社会,充满好奇,也充满警惕。但我愿意学习,不介意从头做起。我拥有无人可比的热情,一线教学的经验,和对互联网教育的亲身体会。我有特别的执着和胆量,乐观和强大的心脏。最重要的,我在追随自己的理想,并做好了为实现理想而途中妥协的准备。所以,我觉得我不会完蛋。

做为一个非常普通的人,现在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追随理想的机会。妻子刚博士毕业,还未开始她的事业,且支持我疯狂的想法;膝下无子,没有拖累;双方父母还能自己照顾自己,暂不需要我们日夜陪伴。虽羽不丰、翼已老,若此时不飞,终为憾

谨以此文,追忆传奇的十年,并做求职一封,不知天下英雄,可有道同之人能容在下?

留校十年庆,自此向南飞》有148个想法

  1. 岗哥,虽然你没教过我,但是我在操作系统最后一节课还是去围观了你(传说你会画题,显然我失望了0.0),见识一下那个与军哥并称的双雄,觉得你长得太年轻了,你说你才本科毕业绝对能忽悠住人,希望你能创造下一个新东方之类的bulabula~~~

  2. 孙老师,您这十年对学生们的影响那是深远的,现在我电脑里面还有老师上课时的音频呢,这是我毕业之后,去乐学网上下载的。作为自己私藏的视频.说实话,大学里面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师就是孙老师了,对我有一定的影响,并且会一直影响下去,老师加油!!

  3. 祝sunner一路顺风,也希望工大计算机学院有人能继续刚哥的好不容易开创出来的局面,引领一辈又一辈工大计算机学子

  4. “最重要的是,你要有勇气跟随你的内心和直觉。某种程度上,它们已经知道你真正想要成为什么样子。其他所有事情都是次要的。”(斯蒂夫·乔布斯)

    共勉。

  5. 我的想法是Sun你要是在去做互联网教育之前再有一些非计算机领域的教学和实践经验就完美了,在思考很多问题时也许能帮助找到一个平衡的感觉。

  6. 与岗哥眼中的纯净不同,我看到的是某些纯净和腐朽并存,某些极好的老师和无厘头的政策,课程安排并存,其实,这才更有乐趣。与人斗,其乐无穷,不是么?
    “这个世界如此美好 值得我们为之奋斗,我同意这话的后半句。”
    纪念本科阶段流线最深印象的岗哥 纪念本科阶段给过我最大打击和鞭策的岗哥
    去吧 少年 IT行业的复兴重任就在你身上了
    ”到南方去 到南方去 你的血液里没有情人和春天。。。“

  7. 支持,有梦就去追。有使命感,到社会中去搏击,也许有一天再回高校,起的作用就更大。

  8. 不晚,中兴侯为贵董事长创千秋伟业华为任正非董事长创千秋伟业都比你晚。时已过,活当下。

  9. 作为听过Sunner两年课的学生,觉得祝福、加油之类的对sunner来说都是无所谓的。Follow your heart.

  10. 支持sunner老师,”当你决定要出发的时候,最困难的那部分其实就已经完成了”,您在各个方面都是我们的老师。

  11. 总是觉得sunner在企业中能对社会贡献出更大的作用,所以作为学生的我,以后步入企业,如果能力允许的话愿追随sunner~~

  12. 还没有机会听老师讲一次课,老师就要离开了,有点遗憾。孙老师真的是工大难得的一位在学生中名气很高的老师。敢想敢做敢坚持,在现在这种死气沉沉的国内教育界中还有几个呢。现在老师要走了,我们真心祝福老师,希望有一个有良心的企业,能支持老师继续坚持自己的理想和事业。孙老师走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