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世界并不像传说的那样

俗语云,“听人劝,吃饱饭”。我们都会从长者那里学到很多经验,用来指导自己的言行,试图走正确的道路,不再犯他们犯过的错误。但是,如果真的违背那些经验,就一定会犯错误吗?我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做实验,找到了一个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答案:我们的世界并不像传说的那样

2002年7月1日,是我正式留校的日子。那是一个分水岭,标志着从学生变成工作者。虽然还是在大学,环境如故,但角色的转变及周围的人的变化使我还是有了要“成年”的感觉。

那时候,长辈和师长,以及一些先涉人世的朋友都热情地给我讲很多道理,分享很多经验。大体来说,都是各种潜规则,如何明哲保身,如何省力办大事云云。只要我表示出一点点疑问,就会马上被说成是“幼稚”、“书呆子”,并被教育,如果不遵守潜规则(为叙述方便,姑且把一切低底线的事情都叫做潜规则吧),下场一定很惨很惨。很多鲜活的惨例子,都被一一摆在我面前。

他们讲得郑重、真切,但我却从话语间感觉到,虽然已经是应用潜规则的高手,但其实他们并不喜欢潜规则。有的人明确说,没有潜规则他们会更快乐;有的人认为潜规则的存在是合理的,必须利用,但还得坚守一些个人底线;有的人认为就应该彻底扎入潜规则,说别的都是sb。不管怎么想,当我问他们为什么要配合潜规则时,回答基本都是——“社会就是这样,别人都是这样,我不得不这样。

这是世界是不好的,多数人都是不满的,主要不满它的潜规则。但是所有人又都在配合潜规则,于是这个世界就被潜规则统治,并继续统治,继续不好。怎样能打破这个循环呢?就是每个人都不去配合潜规则。但显然做不到。

我开始纠结,自己该怎么做。

我先从宏观上想,如果世界是美好的,那么世界中的多数人做的一定是对的。但世界并不美好,所以多数人一定是错的。

我不想做错事,不想拥抱潜规则。这样可能会被同事和学生排挤,但最惨也就是被开除。我不怕被开除,本来就一无所有,大不了到公司工作,再拥抱潜规则不迟。有恃无恐,所以我决定亲身试验一下,不玩潜规则到底会不会很惨

留校第一年,我为自己定的工作目标是:争取早日被开除

具体实施时,我定了一个底线:只做内心认为正确的事情

现在想来,这个底线其实很模糊,因为我没有定义“正确”。事实上,十年来我也确实不只一次修改“正确”的定义,发生了很多摇摆。但还是能做个总结,基本坚持住了的具体底线是:

  1. 不欺骗
  2. 不利用
  3. 不争利
  4. 不走后门
  5. 不拍马屁
  6. 维护公平
  7. 认真做有实效的工作

诚然,这7条不是都100%做到了,但最差的应该也做到99%。有时甚至会偏执。比如刚过去的春节,我仍坚持不给任何一名领导拜年,连短信都不发(收到领导发来的拜年短信,但不回)。我要让领导只能看到我纯粹的工作,没有别的。

十年中,我的思想其实动摇过很多次。

最严重的动摇,是面对学生的质疑时。因为我工作的出发点完全都是为他们好,但他们不理解,非常伤心。然而,也不知道是哪门子力量让我挺住了、坚持了。获得回报就是最终学生的理解与支持。我觉得,并不是学生的认识发生了变化,而是他们被我的坚持打动了。只有坚持,才能让他们相信我真的是为他们好,不是为了搞形式。当然,面对冲突,也能让我更深地思考自己的做法,寻找更佳的实施方案。如果面对学生的第一轮质疑我就妥协,那么今天我一定会糟糕得多

领导、同事的质疑,倒是没让我有过多少动摇。我甚至也不怎么解释,只图问心无愧。大不了明天就开除我吧,我只会获得更广阔的天地。

但我始终没被开除。我甚至偶然会想,他们故意容忍我、留下我,为的是用更残忍的手段整我。如果真的这样,那他们真是太有心机了,因为所有人都是在帮我,主动地、不求回报地帮我。

有的帮助是明的,比如使用乐学网、主动给我加岗贴;有的是暗的,比如在自己的课堂给我打铺垫,在各种场合为我说好话。有些事情我做得确实太出格,他们会偷偷对我说:“虽然我不能像你那么做,但我认为你是对的。”

这些事情的发生,完全出乎意料。我能想到的最好结果也就是不被排挤而已,但是却获得无数支持和帮助。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无论老师还是学生,其行为都是与潜规则比较近的啊,怎会容忍我这个异类?

因为“善念”,每个人都心存善念。社会的现实让他们必须压住自己的善念,甚至欺骗自己,把自己当做是无善念的人。这时,一个幼稚的人走出来,做着他们内心在叫好的事情,怎能让人忍心整他?更何况,这个人是“不争利”的。

其实我很想争利,想看看如果有了严重的利益冲突,我仍坚守原则,别人是否会对我用下三滥的招数。但这个实验我是做不了的,因为以上所有一切的前提,乃是我不高的对物质生活的要求,或者堂皇地说:淡泊名利。

我不是真的淡泊名利。看到同龄人的香车豪宅、显赫身份,我也嫉妒。但这份嫉妒心不会影响我做事。无欲则刚。

如果为金钱做事,很容易就同流合污;如果为理想做事,每一份回报都是惊喜,让人分外幸福。

但是,追逐理想通常都是付出得更多,回报得更少。这是因为我们的世界是现实主义的,主流评价体系都基于现实,且受潜规则制约,与理想主义者不兼容。所以,理想主义者必须降低对物质的要求,才能让内心健康

十年了,有过苦,但甜更多。很庆幸当初没有顺从别人的教诲,才能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像传说的那样。

等等,我的个体经历能有普遍代表意义吗?

有其它团队的人对我说,我该庆幸留在一个好团队,才能活蹦乱跳;在他那,我早完蛋了。

有其它学院的人对我说,我该庆幸留在一个好学院,才能活蹦乱跳;在他那,我早完蛋了。

有其它学校的人对我说,我该庆幸留在一个好学校,才能活蹦乱跳;在他那,我早完蛋了。

还好,没有人说是哈尔滨、黑龙江、中国为我创造的活蹦乱跳的环境,因为谁都知道,这三个符号代表的都是同级别中的保守派。

其实,工大是很保守的,计算机学院不是最有活力的,而我所在教研室是以承担公共课中最不重要的两门为主要工作的。

在这样的环境里,我都能活蹦乱跳,相信其它环境只能是更好,只不过少有人肯去尝试。

但我不敢说在高校之外,是否也如此这般。社会上的人可能底线更低,可能利害冲突更严重,但我想,一定也不像传说的那样。

如今社会道德底线之低,早已人神共愤,但敢愤敢言却不敢做。如果有人敢做,一定能得到很多明里暗中的支持。用证据打假的方舟子,替百姓鸣不平的韩寒,坚持诚信经营的罗永浩,都是实在的例证。触底反弹,社会环境已经开始在向正义和道德的方向倾斜。如果我们不再相信传说,拒绝潜规则,那潜规则就会逐渐消失。

让潜规则的既得利益者放弃潜规则,有难度。但每个初入社会的人,本来就是一无所有,不用怕失去什么,完全可以大胆地不与任何社会毒瘤合作,凭此改良被前辈们搞坏了的世界

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对晚辈说:“你现在真幸福,凭真本事就能发展。想当年那是真黑暗啊……”

我们的世界并不像传说的那样》有21个想法

  1. 一个三十多的人,还可以有这样的思辨,清晰的执念。是啊,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是最牛逼的。其实在上面的“那么多的人对你说”,或许少了一样真实的因素:你有一个支持你,或者和你奋斗的,或者给你精神力量的你家的领导^_^……
    您说的大家都在潜规则,所以都潜规则,在这样的潜规则后面,肯定有着一群的底层的人为这些买单,如果说是对整个社会而言的话,那么那些最终的受害者就是社会的底层穷苦百姓。我想这个世界的所有付出和回报都是均衡的,有人因为某种方法获得了比自己付出更加多的利益,那么就有人付出了很多却得到很少回报。
    长辈老者口中的那些所谓不遵从潜规则的结果“很惨”,那样的惨也就被开除或者所谓的“自由身”。而社会上的,却是极人世间所有……
    再过一年,我也会进入社会了,我想唯有逃避,隐藏。或者,宁可赋利益于恶人,也不欺于善人。

  2. 每个人都有追求,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于是犹如过江之鲫,追求着别人的追求(往往是商业广告里的追求)。
    在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人中,又有很多眼高手低,耐不住寂寞,最终还是过江之鲫。

  3. 顶!支持孙老师。
    我前些天看《搏击俱乐部》,得到的一些想法跟您不谋而合。那就是做自由的自己,不被世俗所支配。

  4. “All charming people, I fancy, are spoiled. It is the secret of their attraction”看了你的操作系统课,感觉可好可好了!!!就用我最喜欢的王尔德的名言来赞美一下你,前几天还觉得操作系统是个苦大仇深的东西……

  5. 老师,我今天看了好多有关你的东西,感觉很欣赏你,还在人人上加了你哦。。。。好想上你的课啊。。。等到我上操作系统的时候能遇到你么?貌似看到有人说你不上那个课了。。。真的么。。。。。。(我现在大一~)

      1. 啊哦哦。。。好遗憾啊哭。。。据说是什么因为职业规划,是这样的么?年纪轻轻怎么就不教了呢>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