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09年12月

我决定支持互联网实名制了

几个月前看到方滨兴院士倡议网络实名制,当初不以为然,但今天突然领悟到了他老人家的深意,这完全是为中国的未来着想呢,相当的有远见,院士想问题就是不一样。为什么呢?说来话长。

想我大二小屁孩的时候,第一次上网,发现老外那边刚发布新版的winzip,我这里就能下载到,不禁狂呼:“互联网必将使中国的科技与世界同步,我们不会再落后了!”

12年过去了,我们虽然还是落后,但确实基本与世界同步了,最新的信息、paper都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理解力、执行力不如人就是另一回事了。

但是,我们靠互联网拉近的与世界的距离,却就要因网络封堵而被拉远了。

我是一介良民,一个按时交纳多年党费的党员,从未有过翻墙看不和谐东西的念头。就连在墙外生活的那段时间,也没去想起来去看。互联网对我来说,是做科研、教学、生活和娱乐的一个工具。但这么平民的需求,也被GFW弄得支离破碎。比如我在google sites上为我的小家建了个主页,上面只有小两口的打情骂俏,记录每天的鸡毛蒜皮,供退休之后慢慢回味。但很不幸,google sites被和谐,我的甜蜜浪漫也就只能作罢了。随之一起远去的,还有我和一些朋友在sites上做得两个项目的所有文档。

好吧,我可以舍弃小家,但你不应该阻挡我一颗拳拳的科技报国心啊。android和chromium与我的科研有很大关系,它们的主页上有大量详细的开发文档,都被和谐着。网上搜索资料,凡是链到blogspot、wordpress这样的,一律都无法访问。Google groups上有科技价值的新闻组、论坛以万计,我很喜欢看,但现在看不了了。G1手机随时收email本来好好的,最近也经常卡壳了。以前在google docs上收集的一些数据永远无法访问了,做的幻灯片再也不能离线播放了。幸好wikipedia解封,让我感激涕零,由衷高呼“吾党吾国,英明神武,万岁万岁万万岁!”

近日风传,要搞什么“白名单”,大意是名单之外的国外网站一律不许访问。这世界上还有比互联网更深邃的宝库吗?现在已经不是一部《四库全书》就能囊括一切的时代了。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网站诞生,上面有最新鲜的资讯,它们肯定不会很快出现在“白名单”中。这种做法,就是另一种形式的闭关锁国,固步自封啊。

怎么办?怎么办?我的科研,我的生活,难道必须要倒退吗?一道闪电劈中了我,使我明白了,只有实名制才能救中国,的互联网。因为实名制后,政府就可以详细记录每个人在网上都看了什么,就不用对网络进行任何封锁了。每个上网的人都要自律,坚决不去看那些不好的东西。如果看了,jcss马上就会知道,就会请你去躲猫猫。

所以,恳请有关部门赶快推进实名制吧,赶快监视我的上网记录吧,只要我想访问哪里就能访问哪里就好,我保证乖乖地!

极限教学:所有考试都应该是开卷考试

闭卷考试有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告诉大家,“死记硬背”很重要。死记硬背不是不好,古人的学习思维“读书百遍,其意自现”说的就是不断地读,产生记忆效果,进而就能领会精髓了。古人这种说法很对,但是不够与时俱进。古时候的书翻来覆去就那么几本,不得不读百遍,否则没书读了;而且每本字数都不多,读百遍很轻松。现在的书那么多,那么厚,读百遍不可能。而读不到百遍,还要把里面的东西记住,这种“死机硬背”远远达不到领会精髓的效果。所以,我斗胆断言,我们的学生学得那么死,那么机械,闭卷考试这个指挥棒起主要作用。所以,干脆来个极限逆转,所有考试都开卷。

我进行开卷考试的次数粗略算算,也有10多次了。能看到的好处是:

  1. 学生没有了背诵的负担,更能用心去体会知识;
  2. 平时学得好的,期末几乎不用复习,很潇洒;
  3. 思维灵活的学生,比机械记忆能力强的传统好学生,更能获得好成绩;
  4. 考场秩序井然,基本不会有抄袭别人的意图,教师监考轻松;
  5. 为了和谐,为了就业,开卷考试可以更堂而皇之地提高整体分数,而不必偷偷摸摸地画重点、透题什么的;
  6. 就算一个学生平时什么都不学,考场现翻书,也能答上一些。过程中,还能让他多多少少学到一些东西。

能看到的弊端是:

  1. 很多学生还是习惯背诵,不习惯灵活;
  2. 裸考或比基尼考的,会觉得比闭卷考试舒服,这就让穿着羽绒服考的不舒服;

为了扬长避短,我总结了如下几条经验:

  1. 考前教育要做好,让大家别按照传统习惯备考;
  2. 送分题(书上能找到答案的)和分档题(很灵活,考查思维、应用等能力的)的比例,要设计好。比如,想尽量让所有人都通过,就备足60分的送分题。不过,迄今为止,无论我多么努力送分,都有交白卷的;
  3. 送分题尽量要明显。这样熟练的人,一下子就能在书上找到位置(最熟练的人,回答最简单的题,也会翻一下书确认,切记),节约出时间去思考分档题;不熟练的人,当然一定会很慢地翻书找答案,这样他就不至于过早交卷;
  4. 需要誊写的字数宜少不宜多。这样,熟练的人很快写到要点,有更多的时间思考、设计;不熟练的人,因为不自信,一定会狂写不已,给自己壮胆,也不会早交卷;
  5. 题目全是大题最好,这样的题才有思维发挥的空间;选择、填空,容易勾引学生的抄袭欲;
  6. 每道题都应该有梯度,从几个送分的小问题,引发几个分档的大问题,这样既能避免白卷,又能引导学生答题的方向;
  7. 2个小时的考试,设5-6道大题为宜;太多,就成为书写速度竞赛,而不是思维竞赛,批卷时也累;太少……没试过更少的,不知道会怎样;
  8. 如果要考5道题,那么就出6道,让学生任选5道,可以减少一些偶然因素带来的影响;
  9. 公开所有过往考试题,让学生知道开卷考试的题什么样;但答案可以讲,不可以公开;
  10. 每年都使用0.5-1道旧题,这样让哪怕最不爱学习的学生,也会去看看旧题,学上那么一点点。

等开卷考试久了,学生都习惯了,都善于思考了,就可以回归闭卷,但考题依然是开卷的形式和难度,这就到了教学的最高境界了。

“云”中行:云计算带给我的出行体验

人类还只能在地面活动的时候,就有了飞行的梦想。欧美人的梦想,是骑着扫帚;阿拉伯人的梦想,是坐着飞毯;中国人的梦想,是腾云驾雾。今天看来,中国人的梦想不仅具有浪漫情怀,而且相当具有前瞻性。此次从哈尔滨再次拜访武汉,一路上无不依赖“云”的能力,恰如腾云驾雾一般,只不过这个云是“云计算”的云。凭借这朵无处不在的云,此行顺畅而又惬意,让人不得不撰文一篇,和大家分享这次“云中行”。

第0天

出行日期早已确定,两个月前就在http://www.csair.com订好了往返机票,算下来是3.8折,和火车票几乎相当。网上支付后,惊奇地发现可以直接选座位,于是就选了前排靠过道的位置,这样能早些下飞机。

要参加的会议在香格里拉大饭店开。这种地方是断然不能住的,于是上Google地图搜索武汉香格里拉,再在附近搜索“快捷酒店”,找到了相距500米的一家如家宾馆。这里最适合我了。大约两星期前,在携程预定好了房间,有免费宽带,不含早餐,正和我意。

今天开始出行准备。先到飞友网订制了两个航班的动态短信,顺便也给家里领导订了一份儿。虽然她可以通过Google Latitude随时掌握我的行踪,但飞机上还不能上网,所以借飞友的短信报报动态还是能彰显我的忠诚的。

搜到了武汉机场的网站,点击一次就查到了机场大巴的信息(在google地图直接搜机场到宾馆的公共交通方案失败,估计是机场大巴路线还没有被收录)。我最佳的下大巴的站点,是新华路客运站,距离宾馆只有2公里的直线距离。将此地点存入我的地图,查找了一下从这里步行到宾馆的路线,必须绕道,2.9公里。把地图模式换成卫星图,发现直线连接两个地点,中间要经过一大片楼区和一个宝岛公园。楼区里肯定有路的,只不过地图上没有标注。遂决定到时依仗我的G1手机,hiking一下。

住和行都确定好,就要想怎么吃和玩了。以前去武汉,没有大片时间玩。这次因为错误理解了会议通知中的时间,所以幸运地拥有一个整天可以逛逛。先到wikipedia上找到了武汉的条目,确定以户部巷和吉庆街为主要的食堂,武汉大学和湖北省博物馆为主要游乐场。这些地点都存入了我的地图,以备随时从手机中取用。

中午时,飞友和携程都发来短信告诉我武汉的天气。

下午,到南航网站办理了登机手续,这样明天就不用太早去机场了。

晚上,根据Google Tasks上随手记录的必带物品,一件件地打包。这些物品都是我平时偶尔想起来,分别从手机或计算机输入的。

第1天

手机上日历的闹铃叫醒了我。行程中主要的事件早就存入了Google Calendar,并分别设好了提前多久提醒我。所有设定都自动在手机上生效。

坐上机场大巴,在漫长的地面行程中用手机回了几个Email,浏览了一遍Google Reader。到达机场后,在自助值机终端刷了一下身份证,登机牌自动打印出来。

因为时间安排得比较精确,所以在候机厅没等一会儿,就登机了。然后,就是手机关机,飞机起飞。于是我便与计算的云短暂分离,一头扎入真正的云的怀抱。

坐我旁边的女士居然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同学,我们还一起参加过那个朋友的婚礼。聊天话题从该买什么样的笔记本进入到是否可以在网上买笔记本,进而是我向她介绍网上购物的生活乐趣。于此云中谈彼云,看来只靠管机是无法逃离那朵云了。

飞机降落,开机。Android桌面上的天气预报启动切换了城市:武汉,有雾。抬头看看天,雾还真不算小。

又上了大巴,又是回email,又是看Reader,还回了两条gtalk。

下了大巴,路边见到了我第二想念的武汉美食:鸭脖子。但很恐怖,我知道的两大鸭脖子品牌:精武和周黑鸭居然每种都并排好几家,每家的店名都稍有不同,但关键字精武和周黑鸭必有一个。为了知道哪家正宗,我掏出G1,打开浏览器,搜!!!一分钟后,心满意足地拿着两根鸡脖子向宾馆进发了。

打开了Google Maps,在基站和GPS的共同作用下,很快就定位成功。最新版的Google Maps还发挥了电子罗盘的功能,让我随时掌握面对的方向在地图上是哪边。打开我的地图,之前在PC上标注的信息点立刻显现。调整好方向,出发了。

这一路走得颇有趣。为了少走路,我穿过了一个颇有平民风味的楼群,两个免门票的公园,少吸了很多尾气。如果没有Google Maps的卫星图,我是不可能找到这些可爱的只能步行的小路的。

到了宾馆,报上姓名,递上身份证和信用卡,确认在携程网上的选择,房卡就拿到了。

在房间里修整一番,用我的上网本接上宾馆的宽带,通过RDP顺畅连入我在办公室的桌面。不过速度有些慢,于是我就用本地的浏览器处理了email、OS课程等等事情。然后,就肚子饿了。

拿出手机,运行Place Directory,搜索附近的饭店,看看名字,看看简介,看看点评,没发现有兴趣的。又打开了大众点评网的Andoroid客户端,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