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爱说难听话

今天是很奇怪的一天。

从中午12点到现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在工大最敬重的两位老师,不约而同地先后找我谈话,起因是我在博客和微博上所说的很多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引发了一些声音。他们完全出于好意,劝我以后不要再这样。

这篇帖子的内容还没有正式实施,就引起这么大反应,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但想来也合情理。前些天工大宣传部长曾跟我说,他经常关注我的博客。而那篇帖子在工大博客的镜像居然被管理员推荐到了today的首页。这完全不是傅大哥的一贯作风啊,您是想帮我还是害我啊?:-)

蜘蛛侠有句名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套用到我这里,现在是“关注越多,责任越多”。我觉得我现在很有责任要正经八百、密不透风地写博客和微博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率意而为,以为这里就是自己家的地盘。所以今天写此篇,严格总结一下我为什么会说那些与官方言论不符的话,也就为什么总说难听话。

先从我引起议论最多的一句话谈起:“教学法研讨会十多年,满篇只见教师的高谈宏论,却罕见学生的些微声音,使我们的论文集更像是自娱自乐。

这句话被解读为对学院十多年传统的完全否定。有否定吗?有。完全否定吗?当然不是!为什么会有人认为这是完全否定呢?我分析了两点原因:

  1. 我们更习惯先听一些赞美之词,然后被“但是”一下。这样说话,肯定不是完全否定。如果有人上来就讲“但是”之后的话,那被理解为“完全否定”就情有可原了。这问题必须从我自身改进,以后不能犯懒,觉得已经满大街都是赞美话了,就不想再重复。一定要为“但是”做足铺垫。
  2. 即便我本意真的是“完全否定”,被这句话刺痛的人我觉得也没必要做什么反应。为什么呢?因为您反应了,说明您在乎自己的成果,对所做工作很看重,对学院爱护有加,但是,却说明您“没自信”。如果有人对杨振宁说“你的诺贝尔奖是假的”,杨振宁肯定什么都不解释;当有人对唐骏说“你的学历是假的”时候,他非要做各种辩驳。这就是自信心的不同。注意,我这个例子不是拿唐骏比喻谁谁,而只是想说明自信的重要。自信了,就可以坦然面对一切非议。但为什么会有人不自信呢?一种是唐骏这样的,肯定真没自信。另一种,就是研讨会这种情况,也是我重点要谈的观点。

在旧文《最难了解的是自己》中,我曾回顾真言堂带给我的林林总总,到最后最直接的成果就是“自信”。因为那上面学生夸我的、支持我的话,都是在匿名情况下写的,是真心话,可信度高,所以我就会特别自信,乃至后来再有骂我的,我真就压根不去一驳了。但很可惜,不是所有的人和组织都有这样的渠道去获得自信。

就说咱们的教学法研讨会,它真的很成功。一个能坚持十年的研讨会,这份执着就足够打动人的了。无论投稿、做报告,还是参与讨论,我每年都会始终保持着认真与热情。每年,我也都能得到收获,也都能享受到分享的快乐。每年会后,也都会有“胜利召开”的新闻稿广为流传,大家也都兴高采烈地相约明年再来。但是,所有赞美之词都是自己人说的,尽管说得都是真心话,可还是会让人不太容易相信是真心的,然后就累积到现在的不自信,进而听到一句逆耳的话,便认为这是在“完全否定”。

很多人从未听过深刻的批评,对赞美也将信将疑,导致不自信;不自信导致面对批评就失态;失态导致更听不到批评的话,也就更只能骗自己去相信那些赞美……如此往复,如此往复……

我曾深深地为批评所伤,但从中却汲取到很多营养,时至今日仍很感激那些批评过我的人,无论他们的动机如何。所以,我现在也喜欢说难听话,无论对谁,因为这样才能让对方相信我的赞美的真诚,才能过得更自信。

两位恩师,如果您能看到这里,请接受我的道歉。我并没有如您所忠告的那样闭嘴,反倒说得更多。但请相信,将来我一定会说得更得体,更丰满,更易于被接受。我之所以这样固执地坚持,是因为我爱这里,和那些在网上吐槽的学生一样爱着这里。因为爱,所以我们才会说三道四。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只是过客,只是来利用这所大学,那么各取所需之后,我们早就欢呼着走开,头也不回。

最后引用我的一句旧话:“当言论突然放开时,真的是能吓死人的。但只要坚持住,若干年后,无论听言的还是发言的,就都能享受到开放言论带来的好处。”

希望今年的研讨会能录用我的,哦不,应该是学生们的那篇稿子。谢谢!

我为什么爱说难听话》有17个想法

  1. 老师,我也爱说难听话,但我说的难听话都是不经过大脑思考而YY出来的。。。

    我很佩服老师的勇敢的说。。。

  2. 感同身受。不用说你说的是建议,我就是转发了媒体报道,还都是正面的,就影响了我的工作,领导说我发信息是出名了,不干工作,劝我调走。

  3.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学会足够的科研能力,以保证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生存,这样无论你是留是走,我都不会成为累赘,:)

  4. 工大两年,对你就是个崇拜,技术牛,有思想,有个性。没想到微薄上又找到你的踪迹了,微薄好东西啊。

  5. 老师是好人,我非常佩服你。
    想说两点。
    第一,言论可以放开,但要有尺度。而且双方都要说话,允许下面的牢骚抱怨骂,也允许上面的解释反驳答。如果只收集一方面的材料,是不是容易给人以不好的感觉,也容易给别人造成被动?这是事实。世界上有无数的妥协与斗争,你无视它,它也不会消失,别人更不会无视它,这就是世界啊。
    第二,老师很出色,但我仍然坚持一点,如果工大只有一个孙志岗,那它连一天都撑不了。可能有人在搞小动作,有人在磨洋工,有人能力不足,有人作风不好,但他们同时都在做一件事,就是工作。没有他们出力,或者说他们如果真的不好好干,工大早垮了。一定要看到众人的力量,一个项羽打不过一万个小兵,团结是个大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