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了解的是自己

昨日偶发一想法,给评师网发了一封信,质问为什么我的页面里的负面评价都被删除了。其实很久以前就发现了,只是昨天才想起来该问问他们。

答复说:“评师网并未删除任何与教学有关非重复发表的负面评论,只是将所有负面评论予以隐藏,只提供老师本人查看,老师用户的此项功能将在近期放出。”

我猜想,评师网一定是受到了强大的、来自各色教师的压力,才决定这么做的。大约半年多前,我曾经和某高校教师讨论过评师网。他当时很愤慨地说,“高校教师又不像明星那样是公众人物,凭什么要被摆到明面上被大众评论?”我相信他的想法在教师圈里应该是主流的。评师网为了生存,就自然得选择主动过滤掉负面的评论,创造和谐景色。

最难了解的是自己。这里的“难”有两层含义。一层是“不容易”,不容易获得别人对自己的客观评价,尤其是负面评价;另一层是“不愿意”,不愿意听到负面评价,让自己心安理得地活在一片美好中,并让自己相信那是真实的。

高中时候我曾经非常主动征询周围同学对我的意见,让他们帮我挑缺点。在等待回应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其实是“不愿意”听到不好的话的,所以我听到的真的都是好话。也许是我的表情在暗示他们别说难听的,也许是我用快速的回答抹杀了他们在一番赞美然后说“但是”的机会。反正我挺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真的可能是天下第一大好人。

大学时,为了证明自己真是第一大好人,我开始另一种尝试:四处树敌。这里有点儿言重了,所谓树敌不过就是故意很直白地当面指出别人的这不好那不行。确实真的惹恼了不少人,换回的是很多反击。于是,我终于有机会重新认识自己了。值得一提的是,我惹恼的人,现在都是很好的朋友。难道大家本质上都是喜欢被人当面品头论足?

工作后,我鼓了若干次勇气,终于建了真言堂,在2003年3月17日那一天。开始几年,我经常气急败坏地想把它关掉;中间几年,我很庆幸它没被关掉;最近几年,我觉得几近干涸的它继续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这7年多,我做的事情并没有改变,但是学生对我的态度却发生了很大变化,究其原因,是真言堂让我得到了最直接、最极端的反馈,使我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实行我的理念,可以让学生更平和地接受,从而效果更好。同时,真言堂中匿名支持我的话可信度也很高,使我更自信。

当言论突然放开时,真的是能吓死人的。但只要坚持住,若干年后,无论听言的还是发言的,就都能享受到开放言论带来的好处了。这是真言堂教给我的最大的道理。

回到评师网,它的做法已然很不错了。虽然表面在粉饰太平,但至少在试图把负面的东西通过隐秘的通道呈现给当事人。不知道在其它媒体上被封、被删的林林总总,是否会通过某些渠道送交给当事人做参考呢?希望不要真的是“删除”了啊。

最难了解的是自己》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