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点工孙姐

孙姐是定期来我家打扫卫生的钟点工(别说我们奢侈,每月也就是两人吃一顿西餐的花费,但生活质量的提升比后者好很多),已经帮我俩维护这个房子快满三年了。她曾经做过宾馆的保洁员,后来因为年龄原因被辞退,就开始做包月钟点工。

她是我俩请的第一个钟点工。刚开始没敢跟长辈说,一来怕被他们骂腐败堕落,二来怕他们担心家里的安全。是的,一个陌生人在自己家里挨个角落翻扫,是挺让人不放心的。但我和领导的match在此体现了出来,一致认为应该先给予她足够的信任。所以我俩既没有如影随形地看着她,也没有特意藏起值钱东西,平时常用的物件依然随手乱放。曾经有几次找不到东西,脑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怀疑她拿走了,心坠不安地等待下一周她还敢不敢来。但每次没到那时,东西自己就会不经意间跳入我们的眼中,都是在柜子或抽屉里静静、整齐地摆放着。现在再找不到东西,我俩的对话都是:“孙姐又把它藏哪了”,然后揣摩着她的习惯去搜寻。

我俩都比较欠缺收捡的习惯。孙姐不只一次在快被当做垃圾袋的塑料袋中拿出零碎的钱给我们。还有一次她被吓得大叫,原来是从床底下扫出来若干张崭新的百元钞票(办婚礼时长辈命令压在床垫下的,时间久了掉下去了)。有人说她这是先博取信任,将来会找机会一下子掏空我俩的家。也许会吧,但至少我曾经享受过心无芥蒂的舒服日子,而且我俩最值钱的东西都是在多个服务器备份的。

我们的交流并不多,通常都是她干她的,我们忙我们的。如果不能在家,就拜托她自己走时锁门。但我相信这种信任的空气建立了良好的沟通,使得我们舍不得她,她也不会为了更高的收入而抛弃我们。最近两年物价飞涨,有一天我俩突然意识到早就应该给孙姐涨工资了。打探了一下市场,一年多前就已经开始涨,得增加50元才能赶上现在的行情。我俩想留个她还价的余地,就找孙姐说:“很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才意识到物价上涨的迅猛,所以打算给您加一些劳务。加50您看可以吗?”她笑笑说:“物价是挺闹心。我一直都挺不好意思跟你们说。谢谢你们,加20就行了。”然后,就真的只加了20……不过后来,我俩又主动分两个批次逐渐上涨,现在已经超越市场行情了。

因为相处得好,一听说她有了空档时间,就赶快介绍给朋友。她因为信任我俩,所以也很乐意接受我俩的朋友。不过有一个朋友家,她只去了一次,就不再继续了。朋友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平时也挺爱卫生,家里只有一口人,房子在高档小区,提供的报酬也比我们略高,应该是比我家更理想的客户。孙姐说:“他家里养猫,空气中都飘着猫毛。我刚擦完的地方,转身回来就又落上猫毛,怎么擦都不透亮,太没成就感了。”“成就感”这个词不是我加的,是她的原话。做这份工作,钱并不是她的主要目标,成就感才是。

孙姐的老公是个退休的公务员,曾做过一个小官,有比较丰厚的退休金。但孙姐说,她比他过得开心。因为他一退休就什么用都没有了,啥都不会做,而她的订单从未断过。

我想,最让孙姐快乐的,可能是每时每刻都饱有成就感吧。

钟点工孙姐》有5个想法

  1. 我家的钟点工陈姐已经合作6年了。她一直拿着家里的钥匙,每周来一次。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以前干活也特别利落。
    不过上个月领导说不让她来了,一是干活确实没一开始那么利落,二是领导自己现在收拾屋子多了,不想让别人破坏自己的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