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工大不是一个打击批评者的大学

写了篇博客,被方舟子转发,这下可是真出名了。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很多网友担心我的安危,还有好多朋友私信我劝我删博,在此一并谢过了。但你们都太不了解哈工大了,这真不是一个打击批评者的大学。不信?让我讲几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在还是学生的时候,喜欢在学校bbs(已仙去,勿搜)上灌水,偶尔发发牢骚骂骂街什么的。有一次我批评学校做的那些查询终端机太差劲,要是我做的,肯定不好意思放得到处都是。我知道主持做这个的是时任院长助理的刘挺老师。然后刘老师在bbs上一通批评我怎么能这么评价师生的心血。然后,我就一通回复表示自己的评价都切中要害。然后……第二天还是第三天,都说冤家路窄,我和刘老师就在电梯里碰上了。我那个忐忑啊,都恨不得电梯坠毁了。而刘老师首先开口,第一句话是用非常诚恳的语气说出的“对不起”。后来,这事儿在我身上就跟没发生过一样。在刘老师那边吗……反正后来这个系统升级得挺好用了。

留校后,我的顶头上司一直是黑龙江省名师王宇颖教授。我做为一个讲师,在还是助教的时候就经常和她吵架,吵对某个问题的看法。吵不出结果,我就耍赖,坚持要按我说的做。她也不拿权力压我,反倒为我创造各种便利条件来方便我做实验。实验结果吗,嘿嘿,我觉得是我对的多,她对的少。然后嗯,她对这样的结果很高兴,并开始采纳我的想法。我所有在教学上的出格举动,几乎都是这么吵出来的。而她从来没生气过,还始终在各种情况下主动向我提供强大的支援。

留校第一年,恰逢学校实行新的聘岗制度(就是新的发工资制度),徐晓飞院长召集所有年轻教师开会,给大家讲学院如何具体操作。算法挺复杂,手续也很繁。照例最后要问问大家有啥问题和意见。当然,提问题的很多,院长都一一解答。提意见的基本就不会有了。那天是我第一次与院长面对面,挺紧张,磕磕巴巴地起来大概说了这样的话:“我觉得这个制度挺难理解的,操作起来也好复杂啊,为啥不能干脆简单点?比如说别先申请、审核啥的了,到了年底,算一下每个人实际工作量占全院总工作量的比例,然后按比例把津贴总额一分,不就得了吗?”这问题问的是出乎所有人意料,院长显然也没有准备,挺尴尬,回答得挺没说服力的。后来很多场合我都当面向院长表达过一些不同意见,而且都不是绕弯说的。有同事后来跟我说,他当时都在替我捏把汗。但到现在,院长已经升任校长助理,依然始终对我关爱有加,极力地给予了我很多支持和帮助,而且其中不少都是他主动做的。

有一年,在院长的鼓吹下,教务处找我去给新留校教师做培训。我去了,然后讲了一堆教务处什么什么做得不好,什么什么做得不对,新教师们得认清这些,并在实际工作中灵活应对。到了第二年,教务处居然还找我去,有视频为证。而且,这一年中,我批评的很多事情居然改了,导致我第二年批评的质量和数量直线下降。

乐学网是我最大的心血。在徐院长+王教授共同的努力下,终于让教务处领导们知道了它的存在,并认可其作用,还提供经费买新服务器。但网站维护要花很大人力的,我申请维护经费和网费,教务处一毛不拔,气得我直接给李旦处长和主管的朱宁副处长写了一封措词相当激烈的信,大意就是你们爱管不管,我不要职称、不要收入也把这个网站建好,用一个大家都离不开的网站来羞辱你们现在的短视和吝啬。然后还发了个全校的求助信,挑明了和教务处对干了。后来报销服务器发票时必须走他俩这一关,我老怕他们翻脸不认账了。但实际上他们相当配合,而且又主动问我除了钱以外有啥别的帮助需要不。我提了一些,他们都一一想办法帮我解决了。钱当然还是没有,真搞不懂他们为啥就是不肯出血。

教务处赵希文副处长是主管青年教师培训的,他还负责检查教师是否能好好批改学生的作业。关于这事儿,我有博客1博客2公然挑战他制定的规则(这规则在发布之前,他还征求过我的意见呢,但那时候我没理解得很专家化)。前些日子评校教学新秀,他是评委之一。我balabala讲完后,他第一个提问:“孙志岗同志我很了解,他在青年教师培训balabala,他拿的那个奖balabala……”说了半天,一个问号没有,全是飘扬我的话,然后我就高票当选了。

“有容乃大”,有容乃可称为“大”学。工大真的是很有容的,只可惜无论学生还是老师,大多数都没有勇气去亲身体会一下。我写下这些,一方面是让朋友们不用再担心我的安危,另一方面是建议经常敢怒不敢言的师生可以放心去说,再一方面是提醒包括我在内的还不够“容”的人多向这些前辈学学。没有真正的批评,无论人,还是学校,还是国家,都不会有彻底的进步的。而面对批评的气度,我们都太需要修炼了。

哈工大不是一个打击批评者的大学》有33个想法

  1. 我还记得自己经常在后勤集团网站和食堂的意见本上提意见,并跟进他们的反馈和纠正情况。整体感觉是,后勤集团网站留言提意见很方便,提的问题大多能较快地得到反馈,虽然菜价上涨之类的问题也不是你说降就能降的,但整体满意。有一次和同学一起吃饭,他吃了一口菜就坚称坏了(其实我没觉得有异样啊),找来食堂负责人,她二话没说就让人给重新打了一份菜,随后自己拿筷子尝了尝,并做了记录。
    这是关于后勤服务的,不知道算不算扯偏了。但这事让我印象很深刻,拿来和sunner的粉丝们分享下。

    我现在读书的学校,在后勤集团网站上辛辛苦苦才找到提意见和投诉的地方,还要提交自己的N多信息才能留言,后勤工作人员都是大爷,宿舍楼下借个钥匙能被阿姨批评半个小时……怎么比怎么怀念工大,当然了,工大也有很多问题,爱母校,但不会以偏概全。

  2. orz!总觉得工大的学生(至少是本科生)大部分人习惯于被人带着走,很少自己想些什么,就是想了也不敢去实践

  3. 以我亲身尽力而言,老师教授都是不错的,但是学工办的那些老师倒是让我觉得很难受~总体来说计院,软院都那样子,有点吃老本的感觉,不管做什么都有点不对思路,尤其是现在看了看国外的那些东西,觉得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嗯,习惯孙总的那种不畏权威的性格,但是,只能说您遇对了人,遇到的是王宇颖,遇到的是徐晓飞,如果你遇到的是其他的呢?结果真不好说,弄好了,荣誉是他的,弄不好,屎盆子扣你头上,这就是我所经历的哈工大。。。不能以偏概全,但是我只是说我自己的想法~
    不过感谢孙总,您还是教了我很多东西,虽然我没有达到您的希望~还有感谢您的算法导论~

    1. 值得思考的是,虽然我文中提到的老师们都是包容的人,但仍然只有我会在他们面前放肆。很多时候,并不是我们缺少包容的人,而是缺少敢放肆的人。

      1. 其实也不是,比如我就被徐院长骂过,不过我是学生,您是老师,作为同事,那骂您的可能性就小得太多太多,而学生,一则怕,二则畏,三则无利益冲突,他当然不怕,也就当然不管。我亲身见过徐院长一次,也交谈过一次,骂是骂过(或者用教育这个词算比较好吧),反抗过,不过最后觉得没有意义,难得做了。倒是那些个让人蛋疼的导员们,我无话可说。总体来说,上层都是好的,就像中央都是好的,但是到了下面,真到了学生,变味不少。没意思,真没意思。敢想敢做,我做了4年,得罪不少人,也认识不少好老师,还和机房管理员各种折腾机房,结果不能说都好,但是从中学了不少。但是如果到了学工办,唉~无话可说。可是您也想想,一个学生,打交道最多的是哪里?最能倾述的是哪里?最能被压制学生反抗是哪里?全都是学工办。如果学工办就是一个盖世太保的地方,那没有问题,可是他的初衷不在那里。哎。。。也许您那年入工大的时候还没有导员,也许您一直都遇到的是好老师。可是,如果遇到的不是呢?不可想象。

  4. 这个真的是一篇让我觉得感动的文章。嗯,每次看完你的东西我都能再次燃起对母校的希望和景仰。我很赞同有“容”这个观点,在学校的时候对这点感触也很深。

  5. 计算机学院也有些老师有点……,我记得有一门课我就是在大作业中对老师讲课的内容提了一些意见,结果被一顿骂。不过也有老师挺好的,允许老师说他讲的不好,能听进去意见

  6. 永远支持sunner…
    孙老师 挺身而出,知难而进,兢兢业业,以一己之言行 改变计算机学院本科生的教育教学工作模式,提升计院本科生整体素养,实为难得。。。
    希望能够带动更多的青年教师,做出改变,当然不只限于计算机学院。

  7. 孙老师也怀念当年的紫丁香吧,一个想成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大学,连个bbs都容不下,不过就是学生去吐个槽骂个街就被关了,就前台实名制了。唉!

  8. 其实说实话,我真没觉得学工办这个机构,还有辅导员这个职位在大学四年里对我有任何哪怕一丁点正面的帮助。导员那里来的事全都是让你去“出公差”的,就是强拉你去办些跟自己完全没关系的事情。大学四年,好多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了。

  9. sunner, 关于乐学网维护经费和网费的问题,现在还没有解决吗?可否在乐学网上加个捐助链接,可以让用过乐学网的毕业同学们尽一点心意,形成良性循环。如果有个捐助链接,我会捐点,但不多。我还可以在微博上宣传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