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科教学质量管理与评估方法研讨会”发言稿

序:日前我刚刚在“教学方法与考试方法改革示范性与常态化”研讨会上“炮”轰了学校正坚定不移地推动的累加式考试和项目式学习的大软肋,引起多方关照和忧虑,随后不久就又收到教务处“本科教学质量管理与评估方法”研讨会的邀请,再次证明哈工大不是一个打击批评者的大学。为了不辜负厚望,我破例提前准备了发言稿,发布于此,请各位老师、同学,务必在周一前留言发表意见,我将综合到一起在会上向领导和专家们汇报。

总则

请相关部门在制定管理与评估方法是务必保证一个原则:“一切管理和评估手段都不应该增加教师的工作量”。现在的管理和评估都会要求教师去做不少对教学实质没有帮助的琐碎事情,使教师本来有限的能投入到教学中的精力,更加捉襟见肘。建议:

  1. 以教学过程中的面向学生的实质性工作为评估目标,不要再要求教师做面向专家的工作
  2. 职能部门切实认识到自己是“服务性管理”部门,而非衙门口,做好“服务”工作,让教师能集中精力在最有实效也是最擅长的工作上。

管理方法

  1. 信息化程度严重不够。各种反复年年填写的单子太繁杂。网上信息十分有限。
  2. 试卷审核、印刷、搬运、送成绩单、装订归档过程,教师跑路太多,建议能电子的就电子化,不能电子化的就安排专人集中做体力活
  3. 同时出两套试卷的要求很不合时宜,建议取消
  4. 与教学直接相关的所有事情都尽量不要让团委、学生会、辅导员插手,除非教师邀请

评估方法

  1. 建议取消“专家评教”。专家可以听课,但不要做评估,不要向上打报告,而是帮助教师提高。现在因为和专家交流时间太短,甚至专家不给交流机会,几乎起不到帮助作用,反倒因为评价职能导致教师很紧张。
  2. 学生是最有发言权的评价者,应该把“学生评教”做实在了:
    1. 纯匿名化。不用网上评教,而是课程中间随机在课堂发匿名问卷,教师不可接触问卷。问卷是答题卡形式,方便机器统计。国外大学几乎都是这么做
    2. 问卷设计得好,几乎可以替代所有的专家检查
    3. 禁止教师点名。用出勤率(问卷本身就能统计)考核教师,而不是考核学生。
    4. 应在课程结束出成绩后、学年结束时、毕业前、工作几年后都收集学生评教意见。
  3. 部分内容可以用外校同行评议的方式评估,不用本校“专家”
  4. 评估的细致结果全部上网,至少要在校内可以随便查看最近3-5年的。
  5. 评估差的可以不惩罚,网上丢人足够了(屡差不改另当别论),但评估结果好的一定要有实质性的奖励

“本科教学质量管理与评估方法研讨会”发言稿》有23个想法

  1. > 试卷审核、印刷、搬运、送成绩单、装订归档过程,教师跑路太多,建议能电子的就电子化
    难道还不是电子化的? 还要装订归档? 这是在哪一个年代啊…

    1. 至少就我了解的情况,印刷、搬运、送成绩单、包括试卷送教务处,都是非常巨大的人力工作,装订归档这个过程已经乱套了,没法来描述。

    2. 呵呵,在这里的这个年代,电子化了也未必舒服。比如每个IT系统的登录账号与密码都不相同,工资卡、补助卡、报销卡、饭卡、身份卡、门卡、卡卡不同,网站朝九晚五地上下班……

      1. 好吧,就这个各种登录帐号各种系统对接的问题,前些日子已经困扰我好久了……我们图书馆和一卡通的用户始终对不上,根本就通不了完全被卡住,领导还非要上,我其实很羡慕你能有个听取教师意见的群体来共同工作的。

      2. 转告领导 – HIT 要搞成世界一流, 先把自己的管理系统搞成世界一流, 24×7 都要上线。 学生的软件实践就是要找这个系统的bug, 然后fix. 🙂

  2. 评估方法里没有提到有关科研的问题,我想是不是在hit这个已经不作为评估指标还是灯泡刻意的忽视掉了,我个人的意见是,教学型(或者说以教学工作为主的)教师在职称晋升与相应绩效奖励上应当更多的考虑教学效果评估的比重,我们单位考虑科研类较多,本身也是个弊端。不是很熟悉这些年hit的情况,随便说说凑个数儿。

    1. 这个问题工大依然存在,不过不是这次研讨会的主题,这次研讨会就是讨论如何评价教学质量。学校领导已经多次说过要在教师综合评价时,加大教学的比重,具体如何及何时实施,还未知

      1. 我们这边的计算机系做了一个很NB的算法,一个SCI500分,不参加系里会议扣1分,教学评价占多少的比例,结论就是手里拿一个SCI就可以直接秒杀所有人了。烂校科研几乎是笑话,不要嘲笑就好。

  3. 教学评价需要学生参与,但完全依赖于学生可能会导致大学成了职业培训学校。老师为了让学生们高兴,可能通过“传授知识”之外的手段,比如讲个笑话(听老罗说,有的老师编故事来博取学生同情),或者更严重的是用分数换评价。学生未必能客观评价教学质量,例如,学生难以判断老师讲授的是否是学科发展的最新成果,甚至难以判断传授的知识是否是正确的。对于不同科目,学生也难以以统一标准评价所学知识的多寡、深浅。专家监督、同行评议都是必要的辅助方法。

    1. 校内“专家评教”我一直认为是不怎么靠谱的,它既受限于专家的眼界,也受限于人情往来。从全校通报的专家评语里就能看出,其主要效果是粉饰太平和抓琐碎小问题(比如服装)。
      三年前我也认为学生评教不靠谱,因为曾偷窥某A+教师的评教评语里满篇都是“老师像妈妈一样”的话。同时也见到很多同事不敢对学生严格要求,不敢做改革尝试,甚至见到很多人恶心地“讨好”学生。当年,我还曾当着周校长面建议教务处弱化学生评教。
      但是最近几年与学生加深了解后,我发现并不是学生不靠谱,而是我们的评教形式、方法、指标都不靠谱。我们学生的是非观、价值观之正,是远超所有老师想象的。BT如我的人不仅没被学生赶走,反倒年年拿A就是明证。但评教制度本身问题非常多:因为看不到评教作用,使学生主观上就认为评教只是走形式,根本不认真评;网上评教使学生不敢相信真匿名;评教指标过于宽泛、笼统;强制评教的方式令学生不是由衷地评,意义淡化。
      所以,我现在认为学生评教是目前最可行且可靠的评教手段,只要改变其形式和方法。虽然它肯定也有弊端,但可以尽量通过精心设计的问卷及适当的人工调查来弥补。外校同行评议是可信度最高的方式,但可操作性不强,不能覆盖所有环节。

    2. 我这边学校就有这样的老师,在课堂上2/3的时间大讲他的个人发迹史,1/3时间讲课程内容。对学生是否有利?

  4. 确实希望学校能重视评教…另外希望评教能增加一些主观内容…而且…评教都是开学评…感觉很不靠谱…^^sunner就是在操作系统实验之前得到a的分数的

  5. 感觉学校很多地方都不透明,网上应该公开很内容的,可是根本没有权限,对于老师以往的评价结果,学生是否可以知道呢,是否可以参考学长们的评价来选择老师呢?我认为是应该的,而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对于老师来说,我认为一个老师至少要先听5年其他老师的课才能上课,不能把任何一门课当做老师练习的课程进行讲授,因为他/她可能就会耽误很多学生的时间。 对于评教系统,我是认真评的,但是我的认真估计已经被那些认为是负担的学生的评价结果而淹没了吧,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认真和不认真的区别。对于上课来说,为什么工大不实行自由选课,还仍然规定课表?对于一个开放的大学,应该给学生更多的自由。孙老师,知道你是学计算机的,希望你能帮助工大再创造一个校内BBS,再造一个紫丁香,真的不能想象这么一个好的大学竟然没有自己的BBS。(我说的一点乱, 见谅)

          1. 第一,我不是在抱怨,而是在说一个事实,我知道您为乐学网倾注了很多心血,我也注册了;第二不是我不想自己做,而是如果我学软件的或者是计算机的,或者编程能力强我早就做了,第三,你会告诉我去找人帮忙,我去了,我也问过一些计算机大三和研一的学长他们是否有意愿,可是都没有人愿意做,所以我也也就没有办法了,你可以说我无能了,但是我想我已经尽力了。第四,我知道您一直在为学校的改革和发展做贡献,所以很佩服你,我希望也知道你会坚持下去的。

            1. 不需要任何专业知识。在乐学网上开若干个讨论区,就可以当某种程度的bbs用了。但是讨论区必须有热心人管理(删帖等等),仅此而已

                1. 紫丁香死不足惜,有与没有bbs对于中国的大学来讲是毫无意义的,看你们嵌套这么来劲,我看着晕也来套一个。

  6. 教务处让学生查询自己的考试成绩前,必须评教,大四专业课学生出勤率不足30%,不来上课的学生哪来的资格评价老师?教务处纯属胡扯!
    周校长总把坚持教学改革挂到嘴边,可是就不知怎么改?
    一堂课的讲课费用不足50元,讲课的教师月薪也就2,3000元,现在一个装修贴瓷砖的每月都能达到8000~10000,电工月薪14000,还逼着老师玩教学花样!
    纯授课教师月薪不达2万,坚决不参与教学改革!

  7. 标题:两大障碍挡住教改之路!学校无力清楚障碍,勿奢谈教改!
    1。现在高考竞争白热化、向下延伸至中考,乃至小升初择校,幼儿择幼儿园等,幼儿园时期的特长班、小学奥数外语班,择校板,初中的中考补习班、高考加强班,状元强化班比比皆是,硝烟弥漫,刀光剑影!初高中的题海深不可测,没完没了的题吞噬着学生的潜能,一挤进大学校门,万分的轻松,无人在学生耳边墨迹了,一张一弛,学生要么崩溃,要么半呆化,本该在大学发挥学生的钻研潜能,却在初高中阶段消磨殆尽,大学教师怎么能够和这样已经耗尽了激情和热情的学生互动?幼儿园到高中累积的教育问题对堆积到了大学,大学怎么能够承受之重?

    归根到底,是国家教育部门的管理者一帮蠢材当政,人为制造教育资源不公,教育机会不公,酿成了恶果!

    2。大四已成了“考研年”、“就业年”,大四学生上课出勤率不足20%,学校没有对策,教师不敢管,一严管就跳楼,学校不让管,每年学校叮嘱教师对学生不要说刺激的话,不要伤害学生自尊心,可是面对20%上课的学生,谁伤了教师的自尊心?

    归根到底,是国家教育部门的管理者一帮蠢材当政,人为设置考研年,追求就业率,那种政策不是让学生在这帮蠢材的指挥棒下转?

    解决教育的根本问题,就应当首先解决从国家教育部、省教育厅到市区教育局这帮蠢材的去职问题,只有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中国的教育才有希望,蠢材的去职是教育的曙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