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之本在哪里?

今天在操作系统课程论坛里,沙明同学发了一个帖子,说:

雷同系统终究是形式!真正的想学东西还得看自己。说到底,还是中国教育的事。治标不治本。

这句话引起了我对抄袭本源的思索。如果真的要治本,该怎么治呢?

先从检讨自身开始。一上小学,我就是一个相当听话的好学生,记得班主任要求我们上课时坐在凳子上必须腰背挺直,而且手必须背在身后,我真就把这个无厘头的习惯一直保持到4年级。如此听话,当然不会作业抄袭。但其实我的第一次抄袭是很早的,那是第一个暑假的时候。暑假作业每天一页,量不大,所以一贪玩,就总想今天不写了,等明天写两天的,然后又等明天、等明天……结果到了假期快结束,作业还没写几页,堆压到一起相当恐怖,急得直哭。于是姐姐翻出来她的旧作业,告诉我这个是可以抄的。我的抄袭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虽然起步早,但个人定力还算足,老师抓得紧,再加上学习还不错,也不觉得写作业是多大痛苦,更不相信别人会比我做得好,所以大学之前 ,我的平时作业还是很少抄袭的。大学以后,所有的编程作业都只有别人抄我的份儿,但那些笔头作业,我几乎没自己写过。原因很简单:

  1. 懒得写
  2. 很少有老师会批改
  3. 没听说会有人抓抄袭
  4. 平时作业几乎不占期末分数
  5. 期末考试那点儿东西,3-7天就能搞定,平时何须费力,不如去做更喜欢的事情

理由相当的富有说服力,令我从来没对自己的行为有过半点自责,直到现在也是这样。不过,有些课程没认真学习,直接混过,还是让我有些后悔的。好在时间都没浪费,足以自慰。

我抄袭的本源是哪里呢?惰性是内因,外在环境也很重要。假使中小学老师也不挨本作业逐字批改,期末考试也严重放水,估计我早就堕落了。由此推断,如果大学老师对我严一些,可能我现在就是另一个模样了。不管推断得对不对,大学老师肯定不能按中小学的套路来的,那大学就该任由学生自甘堕落吗?

在UTD的时候,和那里的老师探讨学生抄袭的问题。他们说,抄袭的事情在美国的文化中是几乎不会存在的。那里没有人会觉得拿零分、降级(美国所谓的降级就是多学几年凑学分)、退学是丢人的事情,反倒做不诚实的事情会严重影响个人信誉。所以,美国学生里想找抄袭的都难。但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留学生,颇能抄袭。印度学生的抄袭是完全拿来主义,除了名字什么都不改。中国学生比印度的要勤奋得多,肯定会做一些修改,而且还会编美满的故事来证明自己是亲自做的,不像印度学生只会一口一个“No”。但是,教师对抄袭几乎不管,原因有三:

  1. 中国和印度学生在评教时往往按感情打分,而不是客观打分。管多了,遭报应
  2. 美国法律制度严格,抄袭的最终认定要经过高层的审核。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学生可以到法院告教师诽谤,教师必须出庭、答辩、聘律师、提供有力证据,才能胜诉。就算胜诉了,一堆精力金钱都搭进去了,相当不值
  3. 反正学得不好,最后学生自己买单。留学生学不好,在美国混不下去,就得回国,被祸害的也不是美利坚

也和香港的朋友交流过。他说本科里抄袭的有,但不多。老师懒得管。学生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去吧。

大陆的高校里,抄袭得肯定比不抄的多,而且是多很多。本源在哪里?社会。一个不讲求公平的社会,一个四处充满徇私枉法、权钱交易的社会,怎么可能让学生心中把持住道德底线呢?而且抄袭于他人基本无害,这怎么就有违道德呢?不抄的才是假正经、伪君子、死脑筋呢。

面对这个问题,大学教师绝对起的是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也很可以理解。我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销我的反抄袭经验,但招致的不屑远多于聆听。我无法探求他们的内心如何,只能猜测大概如下:

  1. 教学工作就是那么回事,何必太认真。干科研才又有票子,又有位子
  2. 学生评教时报复我怎么办?我只求平平静静地上完课,不想搞什么妖蛾子
  3. 抄就抄吗,没什么大不了。将来自作自受去吧
  4. 都抄才好,我批作业还省事了呢
  5. 反正平时作业分值也不高。有本事,让他期末考试抄去

刚才偶然看到一篇关于AI退出NBA的文章,眼中不禁泛起几圈涟漪,虽然我以前对他并无多少好感。

如果我将来也有墓志铭的话,是不是应该写:“一个注定失败的人”?

抄袭之本在哪里?》有10个想法

  1. 我想至少你以微薄的力量坚持了好多年,足以让人敬佩了。

    不过多少也为自己考虑一下吧,在你有足够分量说话办事坚持原则的时候,效果也许会好些(不好说,体制的问题,你如能改善多少呢)。你不是救世主,就算你一辈子除了改善教学状况其他什么都放下,可能最终还是一无所获,也不见得有多少人因此而敬重,除了懂你的人(懂你的人还会心疼你)和个别能想明白自己其实受过益的学生,没准还会有很多人拿你当教训,提醒自己千万别走你的路呢。

  2. 我觉得”那里没有人会觉得拿零分、降级(美国所谓的降级就是多学几年凑学分)、退学是丢人的事情”是原因之一吧,而且在美国生活压力要小很多(人家就是人少…),所以从学校到社会相比之下都会给人更大的自由去寻找自己的兴趣所在(无论其能挣钱多少),如果你是对一件事情感兴趣\甚至是热衷的话,不可能会自己欺骗自己去抄袭.
    说到底,在中国学生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做什么,学习也大都是为了将来能混口饭吃.因此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得到个文凭,找份赚钱的工作(我是这么理解的,不对的话请指正).首先报专业的时候就没有自己的主观意愿,完全是赶潮流.然而潮流是会变的啊,于是导致一部分人将来干的工作和所学的专业完全不搭边,因此会怀疑大学学的东西将来是否会真的有用.另外若不考虑”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的话,同样是以得到文凭为目的,或许很多人会采取更轻松的方式来完成也就变得”理由充分”.
    依我所见,这个问题就是两个方面:
    1.社会风气上是否会不以”做了但做不好”乃至”零分\退学”为耻,是否会从尊重任何人的任何选择,是否会认为所有工作都是平等的,是否肯定努力而鄙视欺骗,等等.
    2.学生是否可以有机会作各种尝试,允许各种失败,被鼓励去寻找自己热爱的事业而非只是考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干什么,就很难知道自己现在所做之事的意义,也就无法做出正确的选择.学生们都是迫于各种压力而在努力生存啊,就不会觉得自己是在为自己学习,就不会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是在对自己负责.
    可是这些,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社会主义的道路还很遥远…
    总归来说,我们都太需要有人可以给我们在人生上指路了,太需要及时的关注和鼓励,太需要有人真正关心我们自己内心的想法\支持我们对自己的人生有所期待.
    不过,有师兄说我太理想化了,现实毕竟是现实,有很多事情都很难改变.那么,就依照自己的想法尽己所能地去做吧,能做多少算多少,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1. 不能让学生自由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确实是中国教育最大的败笔之一,甚至可能没有之一。
      这也是社会造成的,我们的社会只允许少数人自由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3. 孙老师,你现在做的已经很好了,曾经有你这样的老师给我教课,我感觉很幸运。的确,如果大学老师都像你这样为学生的发展着想,我们都不是现在的我们了。

  4. 孙老师对于其他老师为何不屑反抄袭经验的猜测,个人认为有失偏颇,甚至有些带有色眼镜。
    像孙老师这样有自己教学上的理想的人,其他老师肯定也见过不少,可是时间和现实的消磨肯定让很多的这些人最后也归于传统,归于体系内。更重要的是,真正对某些方面感兴趣的学生,你让他抄,人家也不会抄。而对于这个方面不感兴趣的学生,你不让他抄,人家也想尽办法抄。但这只是表象,更深层的是,学生对于抄袭与否,每次抄与不抄之前,心里是有杆秤的。对这个东西的兴趣、自己不抄得到的知识和能力增长的好处、是否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时间、抄了后自己的损失等等等等,各个方面的成本收益衡量完后,才会得出抄还是不抄的结论,然后落于实践。这个衡量的过程才是抄与不抄行为的决定因素。
    而孙老师的反抄袭并不会真正改变什么,最多是在抄袭的损失上加大了成本比重,但是对于您赞成的让让学生去做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事情这一点,恰恰是反作用的。我始终认为逼迫和高压是教不出好学生的。人各有自己的天赋和兴趣所在,而且人各有命,这命不是天命,而是自己的行为积累导致的命。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老师对抄袭几乎不管的原因。比如某些学生对于自己专业作业几乎全抄,但对于其他某个专业或者社交活动却表现得出色的天赋和能力。那在这些学生自己专业的老师眼里可能是烂学生,无可救药。可在其他某个专业的人眼里却是个好学生。那如何定义这些学生呢?我觉得包容是关键,多元化的包容,多种发展模式、方向的包容。为什么国外高校没有人会觉得拿零分、降级、退学是丢人的事情,因为人家对学生多元化发展,多种发展模式、方向的包容。如果中国的教育能做到包容,又哪里会来这么多所谓的抄袭呢?如果天天逼兴趣不在于此的学生,人家当然只能抄袭了。因为人家需要时间精力去做自己更感兴趣,更喜欢的东西阿。
    有时,跳出某个范围再看,看到的完全不同。有时老师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体系中了。

    1. 你说得很对,因为我也曾经用“抄袭”来对抗一些我想抗拒的东西。当时,如果我有一点点机会可以用其它方法抗拒,我肯定不会选择抄袭。但很遗憾,课很乏味,很没前途,确是必修。我很无奈。但我这点点无奈完全比不上那些压根就对这个专业没有兴趣的同学。他们更无奈,更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在体制内寻找漏洞,最会找到的也是“抄袭”。一届届的学生中不知多少人在一次次的抄袭中埋没了自己的才华,消费了自己的青春,践踏了自己的原则。
      “反抄袭”只是一种矫枉过正的手段。在现阶段,抄袭如此盛行,而且相信抄袭者中有如你所列“高尚理由”的只占少数的情况下,放任抄袭的危害会更大。
      当我们的教育体制还不能提供给我们更多自主选择的机会的情况下,我对那些“高尚理由”仅有的一点点回应,就是降低及格线。想在我的课用0分的本事混得60分,那是不可能的,但我给你用40分的本事混到60的机会。
      另外我也觉得我可能是带着你所说的“有色眼镜”。但目前所有和我谈过的“拒绝反抄袭”的教师给我的理由,无一例外都是“评教”。所以,我现在还在做一件事,就是抓住所有机会向外散布“评教有害论”,不过目前还没得到什么成效。

    2. 再补充一点:
      有些学生(比例不详)对专业没兴趣的原因,是还没有真正了解这个专业。在我的学生中,有几个这样的例子,他们对专业没兴趣,一直在混日子,直到我的课混不了了,硬着头皮往上冲,结果却发现了专业的乐趣所在。这是“反抄袭”最成功之所在。

  5. 嘛。。。抄袭之本在于有成绩跟着。。。要是没成绩。。。就没人抄袭了。。。但也没人学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