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某学院书记的一封信

某老师,您好

收到来信非常惊喜,但因为一直不方便静下来写回信,所以回信较晚,不要介意。

那次在教学会上发言,我知道可能是我唯一的机会在这么多同事面前表达自己对教学的看法,所以我让自己一定要如实、真切地表达,甚至不惜把自己完全放到所有人的对立面。虽然最后时刻我还是有所收敛,一些狠话没有直接说出来,只做了一些表露,但从结果看还是吓到或惹恼了不少人。但让我颇惊喜和高兴的是,那以后,又认识了很多像您这样的人。你们的支持让我很踏实,你们所做的彻底消灭了我的孤独感。

以前不认识你,所以搜了一下你的资料,得知是某学院副书记,是领导。这里我想说说领导的坏话。我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是别说那么大的,就只说工大吧。问题就全在于领导身上。领导们首先想的是往上爬,而能决定他们能否爬上去的,是上层领导。普通教师也在这个阶梯中,其下面是学生。每一层的人,都很少越级往下看,所以大家做事情第一考虑的就是让自己的上级满意,然后是别把自己的下级惹毛闹事。于是乎,能让领导开心的,虚的,甚至虚假的事情、工作,甚嚣尘上,而对底层好却显示度不高的事情就没人做,或做了也得不到回报。我并不想打击一大片。肯定有领导是做了实事的,但只要他想继续升迁,就绝对不能把让下属满意当做第一原则。

我也知道有些领导对各种事情也看不过眼,也在想办法做改变。他们只是不得不暂时委曲求全,以图获得更高的权力,才能去做更大的事情。但不管他们升得多高,都会有挥之不去的掣肘。而且,在这套氛围中折腾得久了,得益多了,慢慢的也就同化了。等到获得改变的机会时,可能反倒会去维护了。

所以,我对领导层来策动真正的改革,已经失去信心了。于是,我要做一个尝试,看看凭一介布衣之力,以让学生满意为一切前提,到底能将事情做成什么样子。在最开始时,我真的是抱着必死决心的。当然,这个“死”,不过就是被学校开除而已。

对实验报告中的教条的抵制,是我所做尝试的一部分。我知道同事和学生们都多反对这些教条。诚然,确实有些人反对它,是为了偷懒。但,也有很多教师和学生,是很认真对待实验的,却要为了满足这些教条而多耗费心力。这些心力的耗费对教学效果不仅没有半点贡献,反倒可能起反作用。可是,所有人都怕让领导不高兴,于是就都不得不一边抱怨,一边装修。

我就是不装修,我就是要拿实际效果说话,我就要看看这样到底能获得什么结果。我很希望有个好的结果,这样就能让更多教师放心、坦然、专心地做有实效的事情,不用再刻意迎合领导。

我已经留校8年多,这份尝试做了也有8年了。目前为止,效果都是很好,真的。不仅学生满意,学院里的领导也一样很满意。真是难为领导们了,感谢他们对我的纵容,甚至包庇。他们的支持,最终让我获得在全校大会发言的机会,还有每年的新教师培训

有人说我是运气好,碰到了好领导。也许吧。不过,在我做这些之前,不少同事可都是在告诫我,说“领导”肯定不会开心的。从这件事看,我们可能一直都在误解领导,或者太在意领导的心情了。当我们真的放开手脚,惊喜就会呈现。

院领导对我来说是绝对的惊喜。校领导呢?是不是官越大就越谨慎呢?不知道,现在我还得不到结论,慢慢看吧。这次的实验报告事件就是我在争取的一个与高层人士直接交锋的机会,目前还没下文。那次发言,亦没有获得高层的任何反馈。至少,负面效果还未呈现,所以希望还是很大的!

谢谢来信,祝您的下属和您的上级对您都满意!:-)

P.S. 我推动了五年的乐学网最早的初衷就是让技术手段代替人力做一些繁琐、教条或无实效的事情,节约教师和学生的时间。使用后发现它更能提升教学效果。现在网上还没有贵学院的课程,在此特诚意邀请开课!详情可以随时联系我:136xxxx4426

回某学院书记的一封信》有2个想法

  1. 对于,孙老师的果敢,我很佩服,真的很高兴工大如今还有这么敢说话的老师。其实我觉得工大的教育很失败,最少计算机学院的教育体制就存在问题。作为一个即将离去的人,我真心希望,工大能纯粹的走学术路线,好好教育好4万子弟。工大学子来自五湖四海,来工大希望汲取的是知识源泉,但是由于工大教育体制的问题,很多人在工大颓废了。学校可以不脸红的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或者说“成不成才在于自己”..但是事实是怎么样大家心知肚明,身为人师,如果你晚年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把自己的学生带上正路,自己一定也会很惭愧的。
    工大现在很多老师很牛×这是为啥呢?还不是老一代的工大教师们不顾个人利益得失,把心思一心扑在教育后生的事业中么?可惜现在工大的教授只顾自己的科研项目,只知道拉项目赚钱,把自己的本分工作给忘了。有些教授逼不得已出来讲课,却也只是胡任务,学生都看在眼里,但是对于这种教授的评价大家永远都不会忘,这种人以后在哪儿遇着都不会踩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