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教学楼要塞:九种学生

本文译自Matthew Might教授的博文《Classroom Fortress: The Nine Kinds of Students》。他亦是著名的《什么是博士?》的作者。译者以为,此文风趣且准确,值得广大师生一读。

愚以为,中国教育的悲哀就是培养了大批的狙击手和间谍,而且还不愿意抓间谍。愚又以为,中国教育的希望就是引入网络后能让医务兵和工程兵获得舞台,他们以前太沉寂了。愚最后以为,中国教育制度最优越的地方就是让侦察兵销声匿迹,但必修课一统天下的局面快被打破了。

多谢张祖羽同学推荐本文!

教学楼要塞:九种学生

作者:Mathhew Might
译者:孙志岗

所有人都知道,学生有很多种。

实际上,不多不少正好九种。

巧合的是,他们与《军团要塞》游戏的分类一一对应。

下面说说我是怎么分的。

士兵

安静、听话、始终如一。士兵冲进每个作业里,直到所付出的足够拿到期望的分数才停下来。

士兵不炫耀。

士兵不提问。

士兵不抱怨。

士兵只是完成任务。

标志性提问:“我们能得多少分?”

重机枪手

重机枪手不是最敏捷的。

无论在课堂、在家里还是在答疑室,无论通过讨论区还是email,他都会引发近似漫无目标的和助教的口水战。

这种学生的标志性特色是用艰难的方式做所有事情。

通常情况,重机枪手会把他的成绩磨成一个结结实实的C。

榴弹兵

榴弹兵对知识的渴望永远无法获得满足。

榴弹兵是那种能秒杀所有作业,爆掉所有考试,并拿到所有加分奖励的学生。

榴弹兵的标志性动作是炸掉漂亮的成绩曲线,只留给他的同学已被烧焦的分数。

狙击手

狙击手擅长秒杀考试,但几乎做不成任何其它事情。

因为他们大半个学期都蛰伏着,好像根本不存在,所以在批卷子时能把老师惊得失禁。

[在我的课里,你的成绩或者是大作业成绩,或者是期末考试成绩,取决于哪个更高。每年,在大作业里拿到F的狙击手都能在最后一次登场时用一个爆头拿到A。]

医务兵

无论在教室、论坛,还是面对面,医务兵都会回答同学的问题。

医务兵常常能让他们的成绩陡然提升半个甚至一个档次。

当医务兵和重机枪手接上茬时,教师往往会非常高兴地给医务兵一个A。

工程兵

工程兵通过创造力使实验和作业变得更容易。

如果班里面有几个工程兵的话,每个人的成绩都会提升。

在计算机专业,工程兵纠正作业说明中的bug,提供测试用例,建设测试框架,还能给出应手的脚本。

像医务兵一样,优异的工程兵常常能让他的成绩提升半个到一个档次。

侦察兵

侦察兵对有难度的课程总是没准备好(或没兴趣)。他们在若干门课的第一周出现,然后放弃那些不能只靠出席且课上不睡觉而通过的课。

有些侦察兵没能成功识别并放弃艰难的课程。他们冲在前面,为其他人标好战场地图,并最终牺牲在成绩曲线的最底端。

间谍

当然,间谍就是要靠欺骗前进的。

间谍可取的弱点是,蠢得修不过课程的学生,往往也蠢得不知道如何作弊不被抓到。

标志性的话:“哦,我不知道那样算作弊。”

火焰兵

火焰兵喜欢用火喷教师、课程、作业、测验、教材、他的合作者和几乎所有他自己以外的东西。

火焰兵能且会投诉任何事情。

火焰兵会极力争取拿回在考试或作业中丢掉的每一分。

火焰兵仅有的可取品质是他们与不公正进行的不屈不挠的斗争,驱使他们告发他们发现的所有间谍。

标志性的话:“给我那样的分数是不公平的。”

[译]教学楼要塞:九种学生》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