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不是一个教学控

昨日《哈工大报》的刘培香编辑约我做了一个采访,主要是关于乐学网。其实乐学网的成长正好证明了官方体制的华而不实,现在能引起官方媒体的关注,很出乎意料。采访的过程很快乐,我依然故我地有啥说啥,也对校报必须节选发表表示谅解。期间,刘编辑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却突然间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提醒我,是不是对教学工作很热爱,有兴趣和热情?我想了想,点了点头,但心里却不是这番滋味。

该好好想想,我是为什么做这些事了。

看着这些年的坚持和努力,我要是说我不热爱教学,也没多大兴趣,恐怕没人会同意。

事实上,我只是在前几年算是有兴趣和热情,因为觉得很新鲜。被别人教惯了,想试试教别人是什么感受;各种新奇的教学想法,实施的过程让我兴奋;自己的教学实验获得成功,把经验与同事分享的感觉非常美好。到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新鲜、新奇的了,也就了无兴趣了。每次开课都盼着早些结束,年复一年的重复更令人倦怠。真的不想再讲课了!

那我本质上想做的到底是什么呢?我到底对什么有兴趣呢?我想,能令我兴奋的,应该是一种感觉。

曾经,我对C语言课兴趣浓厚,后来淡了,就给别人了;曾经,我对ACM竞赛兴趣浓厚,后来淡了,就给别人了;曾经,我对操作系统课兴趣浓厚,后来淡了,也想给别人,但这次领导没批准。现在,我对建设乐学网还有浓厚兴趣,但我知道,一定有一天,当乐学网有了稳定的经费和团队,我就会把它送给别人……

回望过去,所有我曾为之努力的事情,当我想放弃时,都是这样一种状态:

  1. 我已将之做到我个人所能的极致,无力再上一层楼
  2. 已到收获的季节,后续工作的投入与产出是成比例的

如果高尚一点儿地解读此状态,可以理解为:

  1. 我喜欢拓荒
  2. 我不喜欢收获

我是喜欢拓荒,喜欢把烂摊子收拾起来,或者把好东西变得更好的成就感,这种感觉有时甚至让我疯狂地想把计算机专业所有的课都讲一遍。但我不是不喜欢收获,只是对这些事情能带来的收获不感冒。

冥冥中总觉得,自己该做一些更大的事情,收获更大的回报。之所以曾纠结于这些小事,主要因为它们阴差阳错地出现在我面前,而我又实在看不下去当时的境况,还看不到其他拓荒者出现的可能。再就是因为,当时的它们都切合我喜欢的一种感觉。

是什么感觉呢?苦苦想来,终于明了,是一种“有帮助”的感觉。

我希望自己对别人来说是一个“有帮助的人”,受我帮助的人越多就越开心。所以我对课程拓荒,希望帮助学生;所以我转让成果,希望帮助同事;所以我支撑乐学网,希望帮助教学。这并不代表我对教学多么狂热,只是恰好满足我的感觉的事情都和教学有关而已。比如说,学生时代我就开始以地下身份维护241和movie,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歇,也没想停歇;这和教学是没有关系的,不停歇的原因是它注定永远不会获得像样的回报,但是可以帮助无数他都不知道是你在帮助的人。

“做一个有帮助的人”,这大概就是我的追求吧。想明白这一点,就突然明了自己一直在瞎忙什么了。

我不是一个喜欢规划未来的人,我更信奉做好手边每件事情,未来就不会亏待你。但此时,仍不免会想想未来该做什么,去做一个更有帮助的人,一个更快乐的人。

做什么呢?还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不是一个教学控。

等领导博士毕业了再说吧!

其实,我不是一个教学控》有8个想法

  1. 嘿,你不是不喜欢收获,只是鄙视“不再劳而依然获”而已~你的收获在于享受挑战,挑战付出的过程~

  2. 有孙老师这样的老师,让我对哈工大肃然起敬。支持孙老师,也谢谢孙老师的乐学网以及博文对我的启发和帮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