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对现实不满,可以怎么办?

首先承认,我是对现实不满的。虽然它有存在的合理性,但不合理性也有。所谓“大丈夫存于乱世,当建功立业”,于是我就总觉得这些不合理就是留给我去建功立业的,也就总思考该建什么样的功和怎么去立业。而且,不好意思地说,还做了一点点儿实践工作。目前谈不上成功,但也谈不上失败。

近日思之尤甚。踌躇之间,不知未来在何方。做点儿总结,罗列出我想得到的所有道路,望有高人能指点迷津。

我认为可行的办法可以概括为:脑法、心法、手法、脚法、嘴法、眼法和剑法。

“脑法”就是动脑一想就明白,一介草民是无力改变世事的,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管它合理不合理,接受它,适应它,利用它,享受它。久而久之,对世界也不会不满了,乃至深深爱上这个世界。

“心法”一词是从《明朝那些事儿》里讲王守仁的章节学到的。王守仁是个相当著名的哲学家(但浅薄的我以前从没听说过),他创立了“心法”,对这个我是半知零解。在我看来,“心法”是要对得起良心,但行之有法。具体说,就是利用各种潜规则,可以做不道德的事情,不断获得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资源,但始终坚持良心不泯,待到有机会和能力时,再去改变世界。这确实是很牛的策略。可是我觉得,心法用久了,绝大多数人都会转入脑法。就算能坚持不转,一路走来也小辫子无数。玩脑法团结一致揪住这些小辫子,非常轻松就能废掉玩心法的。就算不被玩死,掣肘太多,做大事也很难。

“手法”是白手起家,亲手做事,每一手都实实在在明明白白。始终不向现实妥协,不做不合理的事,只做合理的事。虽然过程坎坷,甚至有险阻,但不放弃,也不走所谓捷径。因为一无所有,也就不怕失去;因为身份低微,也就不会被排挤。最后能改变世界吗?不知道。但至少不会帮助世界向糟糕的方向走。

“脚法”就是用脚投票,直接开溜,换一个让自己满意的世界过下半辈子。

“嘴法”就是开骂。在有些环境里,骂是起作用的,因为有决策权的怕被骂;但有些环境里,决策者虽然也怕被骂,却可以装作听不见,然后就真的跟没被骂过一样。

“眼法”就是所谓“眼不见心不烦”。遁入深山,种菜养猪,自给自足,创造一个自己满意的小世界。

“剑法”就是……朱元璋、李自成、孙中山和毛太祖都是例子。此法比较扯淡。

我曾经属于“脑法”,后来想走“心法”,但现在运用的是“手法”,“嘴法”倒是从未停过。如有机会,我可能也会“脚法”。没“剑法”的胆子,也没“眼法”的身子,这两样是不会用了。

以后怎样呢?是坚持手法,还是改走心法、脑法,或者积极创造脚法?难啊!还是靠嘴法就能生存的世界坦然啊。

如果对现实不满,可以怎么办?》有4个想法

  1. 难道是沙发?

    对现实不满,先从自己可以改造的圈子开始。

    何谓历史潮流?就是大家都觉得该这么做的时候,就是不可阻挡了。

tong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