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Finals, 27th Place, ACM@HIT的新名次

根据官方公布的排名,在2011年ACM-ICPC全球总决赛中,工大获得第27名的成绩。谦虚一点地说,其实DPS队的排名是39,但27是官方最后给出的,咱一定得接受,:-)

出发前我问DaLord对今年成绩的预期,他说去年70名,今年能60就行了。确实,去年是靠一点儿优先权的照顾才大直街一日游,今年第一次昂首跨入总决赛,我们确实不必期许太多。但DPS好不给后来者留空间啊,一下子提升这么多。

自从素质教育、能力教育、实践教育这些名词开始挂上领导的嘴边,各种竞赛就如火如荼了。确实挺无奈的,课程自身不给力,达不到“教育”的水准,就得靠竞赛来补了。但这么多竞赛拉出来溜溜,能像ACM这样几乎全靠参与者的喜爱与热情来支撑的,挺罕见。

不能说ACM里是没有功利的,但在ACM的发展历程中,“功利”二字所占比重确实是相当小的。最早的时候,它被包装成精英竞赛,每年特训1-2个队,成员几乎都来自实验学院,从学校的目的看,就是要拿名次,然而,结果是我们总在第二梯队前列晃荡,偶尔会蹭上第一梯队的尾巴,但finals总是可望不可及。这大概是最功利的一段时间了。但一代代acmer对finals的渴望,是不能算做功利的,那是一种理想。

该怎么提高名次,冲击final呢?那时有两种声音,一种是要继续加大对精英的训练力度,另一种则是要培养群众基础让精英自己长成。随着计算机学院对竞赛的接管,后一种策略占了上风。ACM与C语言课的合作从那时候开始,并一直延续到现在,形成绝对的双赢。

但在合作初期,竞赛名次仍没有突破,甚至一度有点儿下滑。此时DaLord横空出世,他做到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让ACM从一个只有学生喜欢的运动,变成了领导也喜欢的运动,而且是在名次并没有提高的情况下做到的。在中国想把任何事情做到最好,都得搞得定领导。搞定领导,ACM就有了地位、经费、场地,使基础更加雄厚,然后忽地一下子,今年就这样了。

这次的成功到底是群众战术的必然还是偶然,还有待时间检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次finals让acmers得到了想要的,也让领导们得到了想要的,未来形势是相当看好的。即便未来名次提升有限甚至下滑,在ACM熏陶下成长的一届届毕业生也已经是绝对值得的回报了。

ACM这个异类竞赛的成功,很让人兴奋。它至少证明了几件事:

  1. 兴趣与热情是存在的,即使是在中国
  2. 无功利心也能获得成功,即使是在中国
  3. 但只相信上两条可能并不足够,尤其是在中国

World Finals, 27th Place, ACM@HIT的新名次》有12个想法

  1. DaLord威武!!曾经在合肥遇到DaLord带队的ACM,还聊了很久。
    “让ACM从一个只有学生喜欢的运动,变成了领导也喜欢的运动,而且是在名次并没有提高的情况下做到的”
    这是我最佩服的地方

  2. “此时DaLord横空出世,他做到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让ACM从一个只有学生喜欢的运动,变成了领导也喜欢的运动,而且是在名次并没有提高的情况下做到的”,这句话相当犀利

  3. 我现在在雪迪龙参加社会实践,该公司的缩写是SDL。
    我当时就总感觉这个单词似曾相识,后来猛的想到这不是我们敬爱的孙大烈老师吗。: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