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教学:引子

上周和徐院长,王宇颖老师和马培军老师分别进行了或长或短的交谈,确定了如下重大事情:

  1. 确立了博士做操作系统方向的决心
  2. ACM计算机学院全面接手,协同东北地区院校进行合作的框架已经具备,而我也要逐渐淡出了
  3. 用最多两年时间,把C语言课转交给其他老师,而我转向操作系统,科研与教学相结合,啃下这块骨头

最后一件事情促使我要尽快写完“极限教学”这个专题。

我对C语言课程有非同寻常的感情。它是我4年的教书匠生涯的最重要一部分。

4年前我就知道,未来肯定会有一天,我将发现自己在此课程里已经无法注入新的东西。当那一天到来,那么就要尽快放弃这门课。4年了,教了4次C语言课,从大一到大四遍布了我的学生,他们几乎掏空了我所积攒的一切。所以,现在是放弃的时候了。

4年里自己一直本着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目的,着实做了不少大胆的尝试,自以为鲜有人经历,而且结果有出乎意料的成功,也有出乎意料的失败。因为所做事情很特别、极端,所以谓之曰:极端教学。从今天开始,我要逐渐总结它们,一点点写在这里,希望能开拓一些思路,对某些同僚能有所帮助。

因为是“极端”教学,所以我将只说极端的地方,并不求全面。请观者只对极端之处多加品评。尤其不要因为您正好处于不极端的那一边,于是就心中不爽。很多不极端的我也是赞同的,只不过没说出来而已

极限教学:引子》有3个想法

  1. OS被周老师教得太理论化了…自我认为OS是一门实践占不小部分的课程.

    //传闻我们的OS实验是来自贵州大学的精品课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