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一篇)(全文)

Sunner注:此系列报道为刘凤梧主任和巴枫记者所做。前后改了无数稿,历时一个月。见报时有删节,此处为完全版。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一篇)

□见习记者 巴枫 本报记者 刘凤梧

新学期开学不久,在哈工大计算机学院,2009级110多学生在提交《操作系统》课作业后有近30的人陷入“抄袭门”,他们的这次作业成绩全部按零分计。此事,在学生中引起强烈震动。

实施反抄袭的是一个名叫孙志岗的年轻教师。此次作业雷同人数如此之多,在孙志岗的从教生涯中所是第一次遇到;但他坚持严厉反抄袭已经整整七年。

当整个社会诚信缺失乃至频现危机的时候,孙志岗试图用己微弱之躯去拯救。他所斗争的对象是延绵数十年且无中止迹象的大学抄袭风。他誓言,这样做是在拯救他的学生,更是拯救社会诚信。

通告“抄袭门”

“岗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9月19日10时许,王林强(化名)看着这则“通告”,嘴里嘟囔着这句电影“台词”。

他所叫的“岗哥”就是主讲他们《操作系统》课的孙志岗。“通告”是孙老师发布在网上的,标题是《09级的同学令我刮目相看》——

我就算不是中国第一个反抄袭的,在哈工大肯定是第一个。洋洋洒洒六七年的见识,原来今天才真正开眼了!我第一次抓雷同抓到手软,第一次累了!

凡是我的学生(虽然我都不好意思当你们的老师了),被确认为抄袭的:

——如果你认为我没冤枉你,就鸟悄儿呆着,别烦我,也不用给我发信痛心疾首、痛改前非啥的,以后好好做就行了。我实在没精力应付这么多人。明天一早把你前两次实验成绩清零就够我累的了。

——如果你认为我冤枉你,请三思我是不是真的冤枉了你。假如你明明做了,还来我这里抵赖,我只能告诉你:今天我面对你们任何人的态度一定超级恶劣,而且我当面数落人、奚落人、嘲讽人、鄙视人的本事向来独步江湖。如果你勇于面对这些,并且坚信自己绝对没有做抄袭之事,那么今天下午1点-4点,到办公室来找我。恕不接电话、不回mail和短信……

早就听说过岗哥的作业严反抄袭,没成想本学期刚刚留了两次作业,王林强和同寝室的几个人就遭遇了“抄袭门”。他不知道自己的这道关如何才能迈过。

谁让你们遇到了我?

19日16时53分,《本次抄袭情况基本查明》现身网上。孙志岗表达着愤怒的震惊:“这是一次无组织、无预谋的群体抄袭事件。涉及人数,自反抄袭以来,前所未有。被确认的有数十人,加上侥幸逃脱的,估计总人数近半……”

很多人并不知道,就在当天下午4点之前,包括王林强在内,一拨又一拨的同学出现在孙志岗的工作室。他们是为争回成绩“博弈”的。

有人委屈地哭了,“自己是抄了别人的作业,但最后弄懂了,这不也达到作业的目的了吗?”也有同学说,自己基础差,作业真的做不出来;这题太难了,大家都 不会做,那该怎么办呢?更有人质问,我大部分都是自己做的,其实就抄了那么一点,导致之前没抄的作业都算零分,这未免太狠了吧?

尽管理由种种,但孙志岗毫不理会,“如果这样做真的狠,你压根就不会产生抄的念头。(看来)还是不够狠!”

对于学生组团前来争辩,孙志岗经历得太多了,但不管哪一次,他都是全力捍卫自己制定的抄袭惩罚规则。学生走后,孙志岗在心里说道:使劲骂我吧,可惜你们几位了!随便换一位老师,可能都不会对你们如何的,但谁让你们偏偏遇到了我……

千字网信又掀波澜

每次抓抄袭,孙志岗都作好了挨学生大骂的心理准备。这次涉及的学生创新纪录,骂声或许会来得更凶猛?

从19日16时开始,在孙志岗的博客上,学生们的评论陆续登场。

“sunner(孙志岗的网名,记者注)老师的做法虽然不能让所有人都醒悟,但肯定是会有人明白而且改正,我就是一个,心存感激能有这样的teacher”,SeLiang这样说着心理话。Alex说道:愈发觉得sunner是工大最给力的老湿!“我这次被抓了,可是我没什么可说的,觉得以后确实应该完完全全自己来,做出什么都是自己的收获,而且我打算疯狂学一下操作系统,准备期末把没抄袭的作业分要回来。”另一个学生说。

孙志岗原以为,在对09级学生的抄袭“发飙”后,事件会像以往那样很快就会平息,然而9月23日17时23分,一封网信的出现又让“抄袭门”事件再起波澜。

这封网信最初发在孙志岗的个人网站匿名真言堂内。发信的学生自称系09级中的一员,他猜想sunner老师已经对09级同学有点小失望,因此想跟孙志岗聊聊天。

这名同学坦言,自己之所以对计算机的知识十分厌烦、彷徨以至每次作业感觉压力都很大,原因是有一种依赖感,从大一开始他就没有自己思考解决问题的基础,那时他在同学的帮忙下写作业,什么XX、XX作业全抄等等。现在他有一个疑问:周围都同学都上网看代码,他们都得到100分,没有雷同,自己若不如此成绩会很低,同学都抄且心安理得,但是他当然十分不爽,“说白了,因为成绩,我是处在保研边缘的人……”

这位同学争辩说,第一次的实验作业自己完成的,第二次借鉴了一个大四师兄的代码,但是也算是自己独立做的,跟copy代码完全是天壤之别。现在到了第三次实验,他却不想这样做了,并认为一个健全的人生及正确观念远远比分数重要,只有这样世界上大部分事情才会有答案,这样的话自己才能从人生的高度上来看待问题……

孙志岗一字一句地读着这封千余字的来信,心中感触如涛滚涌:自己那“谁让你们偏偏遇到了我”的态度是否过于冰冷?在抄与不抄的问题上,这个学生显然正处于极度痛苦的纠结中,他的这种心态可能极具共性,自己作为他们的老师,有责任给出一个可供参考的答案!

我为什么反抄袭?

24日上午,利用没课的时间,孙志岗认真地为这封千字网信写了一封回信,并以《抄,还是不抄,这是个问题》为题将回信转发到自己的博客上。

“这并不仅仅是一个抄或不抄的问题,而是信仰与利益的选择问题”,孙志岗说,在一个健康的社会,信仰与利益应该是一致的,至少基本一致。违背普世价值观的人,至多获得暂时利益,但终有一天全都还上。而在一个不健康的社会,信仰和普世价值,都成为了对利益的追逐。没有人在意是否道德,没有人管手段是否阴暗,只要获得利益,就能被众人艳羡,并纷纷效仿。在这种集体价值观的驱动下,恶的人很难甚至完全不会得到报应,而善的人成为异类,反遭厄运。

“坦率地说,我没有本事将所有抄袭者都揪出来。我甚至不认为现在不抄袭的人将来就一定比抄袭的过得好。更坦率地说,我甚至认为懂得利用潜规则,用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的人,更能在当今社会如鱼得水。”

“既然如此,我为何还搞反抄袭呢?诚然,不反抄袭,符合我的利益,可以节省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减少无数来自学生甚至同事的非议,让自己获得梦寐以求的评教A+。但,这不符合我的信仰。我希望世界是公平的。虽然我无力改变整个世界,但至少,我不能让我可以掌控的世界违背我的价值观。”

“很多人批评我的做事风格是极端且粗暴。我的极端粗暴,是为了对抗另一个极端粗暴,就是延绵数十年且无中止迹象的大学抄袭风。我丝毫没指望,也没希望,我的努力能把你们变成诚实的君子。我只是要唤醒你们,让你们明白,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无论做的是所谓好事,还是所谓坏事。我希望,经过这门课之后,你们心中被压制很久的善念可以些许抬头,并保持下去。这样,在未来,就算你在做一件违背善念的事情,至少也会心存敬畏。敬畏的不是鬼神,不是法律,而是良心。”

“能挽救社会的,不是极端粗暴如我的人,而是每一个仍有敬畏之心的人。希望这丝丝敬畏,可以延绵不断,聚集成云,终化作春雨,洗涤大地。”

心中的挣扎平静了

截至到10月4日,孙志岗的回应引起了更多的共鸣。

网友sirius说:这篇文章让我一直挣扎的问题得到了一些平静。以后诱惑只会更多,而我知道再面对时该去思考什么了。而哈工大毕业生Shiina Luce认为Sunner很理想主义。“我考试因为不会曾经交过近乎白卷,但从没抄过,(由于)自我意识太强导致现在连毕业都没。就我所认识的07级的同学中,除去计算机学院矜矜业业干教学好几十年的那几位老师以外,sunner是我们眼里最优秀的老师之一,所以sunner放心去做吧。”

孙志岗的心中独白更引发了许多人的共鸣。anonymous深受震撼,他勇敢地坦白: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经历,我是混到研一才开始主动去学习的。多点鼓励,其实很好!Elvis.D 说:虽然现在有些同学们不理解您的作法甚至记恨您,但是他们毕业以后或是工作或是继续读研读博,都会真心感觉到您当初的良苦用心。

针对孙志岗的反抄袭的狂风暴雨,一个名为kk的网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抄袭的坏风气很盛是大环境的事情,学生们这些胚子肯定是可以独善的,不能用大棒子对着学生,而应该引导为主;孙志岗的做法的确有些“粗暴”,用硬手段甄别、杜绝抄袭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建议不能把它作为一把学生头上的利剑来用。

记者初步统计,网上对孙志岗的评论多达数百条,其中支持他、鼓励他、感谢他的人占到了90%以上。

10月24日,孙志岗在微博上发布:作业5的抄袭数终于降到只1人。按之前约定,从作业5开始,凡抄袭,就直接取消期末考试资格。我会坚持这个约定,尽管很心痛。“这就是我坚持战斗的结果,尽管争议之声依然存在,”孙志岗对记者说。

一个大学青年教师和他的反抄袭战争(第一篇)(全文)》有17个想法

  1. 很钦佩孙老师的做法,为了学生好啊,培养学生的真实能力就是要这样做。不过你这种做法,要是在我们学校,肯定年终时全部学生把你评为教学不合格,意味着您年度考核不合格,不能评先,不能提工资,甚至下岗。

    1. 其实我这么做之前,我的同事也是像您这么说的,所以我还一度犹豫过。不过做过才发现,我们都小看我们的学生了。他们的正义感和是非观比成年人要强大。如果我们不做出表率,其结果反倒会削弱他们的正义感和是非观,让他们也成为“成年人”

  2. sunner确实很好很强大,加油。
    依稀记得那个灯泡,允许考试带书,但仍然找不到答案的那个灯泡,好老师~~

  3. 那么翘课的呢? 这个与抄袭原因相同,性质更为恶劣。就我个人来说,上喜欢的课,敲喜欢的代码。其中落下大多课,抄了很多作业,可是很充实。
    我知道这样错过许多,可有少部分原因是课程设置问题,老师教学问题,如我们学校一个软件工程课程设计实验课老师,任务布置下去,定期检查,然后什么都没教,这样的课没意思,这样的实验还不如自己做项目。我相信不止一个老师有这样的心态,只是没这么出格。
    就我个人旷课的来说,对大多数时间用来做更实际的事情,如敲代码。好多课,如软件体系,信息安全,我个人认为对前期工作作用不大(我承认我很利益化),所以偶尔听听。 多数学生是这种态度,这是本质原因(排除那些不想搞IT的同学)。
    说了这么多,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只能说明我也愤青一回。
    大学的目的是治学和研究,我弱弱的这么说,可是实际并非如此,老师反抄袭,只是反抄袭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