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法研讨会十届了

刚刚参加完学院第十届教学法研讨会。这次又获得一个机会,做了一个报告,题目《细节决定操作系统课程成败》。这是我第一次面向全院同事推销我关于网站、反抄袭、论坛、开卷考试等的经验。原计划讲30分钟,当天获知只有20分钟。最后没控制好时间,讲了25分钟。效果还不错,至少应该不像五年前那次愣愣实实地得罪了很多人。后来院长说马上就着手在全院主干课推广我的经验和相关系统。这个消息挺令人兴奋,但谁知道结果会如何呢?就像我坚信我的方法是最好的一样,谁都会有几分自信、保守和爱面子的。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参加这个会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第三届或第四届。这么多年,这个会始终是我最重视和用心的。说起来显得目光很短浅。只是觉得,想改变整个中国的教育,我是没那本事的,但只要在这里一天,就一定要竭尽全力为自己留校时定下的目标努力。所以会用心为那啥级别都没有的论文集撰写实在的文章,从来不灌水;每场讨论都认真的参加,并言无不尽;两次报告,都提前很久准备,并且要做演练(所有其它的讲座、报告,以及所有课程,我都没做过演练),前一晚都会紧张又激动地睡不着觉。

我这么做有多大意义呢?这个会有多大意义呢?这么多年过去了,越来越觉得这个会“秀”的成分是大于实际效果的,而且这个“秀”也越来越不好看。比如说今年参会人数应该是创造了历史新低的。颁奖的时候,就有好多得奖的都是别人代领,甚至代发表获奖感言;中间休息的时候,走了很多人(若干领导也走了);后面听报告的粗略估算也就大约100人吧。随车去渡假村继续讨论的就更少了,刨除必去的领导群、工作人员群和离退休教师群,剩下的大概也就70人吧。

虽然人数的减少使“秀”不好看,但讨论会的质量反倒是提升了,理由很简单:打酱油的少了。再就是苦大仇深地抱怨待遇不高、不受重视的少了,大家基本都是在围绕真正地提高教学水平而讨论。因此,这届研讨会反倒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次,心情最舒畅的一次。

席间传言,明年学院要大出血,把这个会挪到威海去看。希望届时打酱油的能好好游玩,就别到会场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另1:这次投了三篇文章,是历来最多的一次(被挂名的不算)。领导们说,这三篇文章写得都挺好,如果合到一起肯定拿一等奖,但一分开,三等奖都不够。我开玩笑说,写三篇算的工作量多啊。结果差点儿没把领导鼻子气歪。其实我不是为了多拿那100个工分。这三篇文章分别是这一年来写的三篇博文整理而得,觉得合到一起挺突兀,而且效果也不会比分成三个好(太长的文章别人肯定更不爱看),所以就这样了。这样的唯一不好的结果,是害得领导们很纠结,最后搞创新,给我发了个“特别奖”,获奖原因是“文章特别好,也特别短”…..-_-!

另2:篝火晚会上的烧烤很惊喜,吃得很美!自从贾老师来学院,并负责这一活动的组织工作后,在“玩”方面的质素是大幅提升的,而且年年出新,非常欢乐!

另3:我教三国杀的水准远远大于我玩三国杀的水准。这也是青出于蓝的成就了,呵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