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

在领导的威逼利诱下,秉承着大无畏的精神,去谷氏按摩诊所持续针灸了个把月。每天20来针,偶有间断。

朋友请不要担心,敌人请不要乐祸。我没病,是俺家领导有病,非让我用这种方式保健,调理身体,以便抵御将来可能发生的种种疾病。对中医我是将信将疑,对领导是深信不疑。所以,虽略有抵触情绪,但还是在坚持着。过程中倒还真有些领悟。

点穴

针扎在胳膊腿儿的穴位上,让人只能直挺挺地躺着,半动也不敢动。动的结果就是疼。由此想到,所谓点穴是不是就是用内力在穴位上扎一根无形的针,让人一动就疼呢?被点穴后,不是不能动,而是不敢动。这是我第一天,也是平生第一次针灸的感想。咨询了一下谷师父,他很直白地回答:“这门功夫我不懂,不知道。”还是挺有宗师气度的哈。

胆越长越小

小时候体弱多病,打针吃药家常便饭,住院也是颇有经验。那时候我最自豪的就是“勇敢”。打针是从来不哭的,而且还颇有笑傲江湖的气度,特喜欢打针(绝非受虐狂)。后来身体不知怎地,就不弱了,好几十年没进过医院,以至于连挂号都不懂了。

现在面对针灸,居然害怕了,真的害怕了!那二十多针,每一针下去,心里都紧张得要命。说实话,真不怎么疼,但就是害怕,没招。

我现在让自己持续扎的动力,不是为了身体好,也不是为了领导高兴,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能克服心理障碍。纯粹意志力的锻炼。

由此想到,如果是胆的大小决定胆量的大小,那我这么多年来胆肯定是越长越小了。

其实,我觉得,这事儿,就是因为,人长大了,见识多了,想得多了,不像小时候那么虎了。一句话:自己吓唬自己。

功效

前几天脑袋上的针扎得比领导少很多。估计是因为我不带眼镜,不需要调理眼睛。几天后,发现自己眼睛干涩,易疲劳,睡觉、闭目都无法改善。挺了几天后(间或上上润洁),于是向谷师父发难,问他是不是针灸把我的眼睛弄坏了。老谷还是那句话:“没事儿,好事儿。”不等我继续说,当、当、当、当、当、当,就在眼睛四周加了6针。扎得我那个后悔啊,多这个嘴干啥啊,多多多多多多疼啊。不过几天后,眼睛真就没事儿了。不知道是不是像方舟子说的那样,不扎那几针也能自愈。没法拿自己做双盲测试,这个课题就不研究了。

江湖骗子

因为将信将疑,所以平时总对谷师父问东问西,想看看他是不是江湖骗子。实话说,不像。他习武,信佛,吃素,研医,品茶,好色(色友的意思,就是喜欢摄影),店里往来的江湖人士,什么铁球大侠、散打冠军等,也都颇靠谱的样子。岳父岳母的骨病也都用他的药面治好了。

但中医肯定在为数不少的人眼里都是江湖骗子,就像西医在为数不少的人眼里都是收红包黑病人的一样。今天这个观点就得到了一个很大的验证。

谷师父亲口在我俩面前说,他的家人没一个信他这套的。他的老婆、儿子,都是鉴定的西医拥护者;他的岳母就是个西医;他的岳父死活不让他扎针。天啊,那他在家人眼中的形象肯定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江湖骗子啊!那他们还和他一起生活,享用他骗人赚得的金钱。他们的内心得多邪恶啊!

针灸》有3个想法

  1. 古师傅都说了,家人也能辩证的看待中医,认为中医有效,不过家人们有病时都不用中医,呵呵。

  2. 古师傅都说了,家人也能辩证的看待中医,认为中医有效,只不过家人们自己生病时都用西医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