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反抄袭

让学生主动学习

这次报告比较大发,所有校领导、院长、教学副院长等等都在,一共500多人。我只有15分钟,最后为了弥补前面的超时,我主动压缩到12分钟。效果应该还不错吧。最后王书记总结时说“做改革,不要全面否定过去,得符合事物发展规律”,不知道是不是说给我听的。好在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对教学没有发言权”,所以我就不表态了。

为这次报告专门写了份报告,1万多字,但已经尽量精简语言了。本以为会像去年那样现场印发,但昨天才知道今年不印。所以传到这里,请点此下载

讲稿草稿:

各位老师,大家好。

首先,给大家展示一句话:

“……我觉得工大学生不学习,松散的程度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是一名学生半个月前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我们的学生到底多么不爱学习,每名老师都会有自己的评价。我个人认为,这名学生的话并未夸大其词。对这种情况,我倒不悲观,反倒很高兴,因为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我们的学生是富有正义感的,他们是希望自己能“爱学习”的。

也就是说:

学生主观上是“爱学习”的,但落到行动上却“爱不起来”。

怎样让他们行动上也能表现出来“爱”呢?我八年的职业生涯几乎全用在研究这个问题上了,到今天终于略有小成。不过这次时间有限,我只能展示我的几个关键的观点。

观点一:作业的重要性大于讲课。

我认为教师最重要的职责并不是讲好课,而是管理好作业。这里的作业泛指一切留给学生自己去完成的事情,包括普通作业、实验、大作业等。有一个项研究将各种学习活动分成两类,一类是被动学习,包括听讲、阅读、试听和演示;另一类是主动学习,包括讨论、实践和教授给他人。从学习内容平均留存率看,主动学习的效果是远远高于被动学习的。听课的过程,就是被动学习的过程,而做作业的过程正是主动学习的过程。所以作业的重要性大于讲课。学校正积极倡导的“累加式考试”也是在提高作业的重要性。我的教学实践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随便摘一句话:

“每周在电脑前憋10个小时把实验做完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之后就会发现痛苦之后的充实,对于知识了然于胸的感触。”

这是大约20天前我的课接近结束时一名学生在课程论坛发的感慨。

我自己做的统计表明,这句话是能代表大众心声的。93%的学生认为实验是有必要保留的教学活动,相对而言,只有74%的学生支持课堂讲课,考试的支持率更是低至54%。所以,以作业为核心的“累加式考试”,效果好,学生也欢迎。

但作业的建设、管理水平也直接影响这种方式的效果。对此我的观点是:

课程应该像网游

网游对学生是很有吸引力的。不了解游戏的人可能认为游戏是靠低级趣味来吸引人的。其实不是,低级趣味的游戏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很快会被遗忘。凡是能成为经典的游戏,都是用一些很积极、健康的东西来吸引人的。如果课程能学习网游吸引人的精髓,那么就能让学生主动学习了。网游吸引人的因素很多,其中三条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成就感、可复活和公平

只要课程具备了这三样,那么学生就会像爱网游一样地爱上学习。

难道课程拿到高分不具备成就感吗?具备,但是这个成就感比较畸形。给大家看这样一句话:

从头到尾没有听过XXX课的她在期末的考试中仍然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当得知她只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复习便得到如此惊人效果的时候,在场同学无不发出惊叹。”

此话的出处,是一个星期前《哈工大校内综合信息网》上的一则新闻。这就是现在学生们在追求的成就感。

成就感的源泉应该是挑战成功后的喜悦。所以想让课程有成就感,就要给学生很多挑战。我是这么做的,实验题目设计得很有挑战性,或者简单说设计得“很难”,而且在实验结束前我不做任何辅导。建了一个网上论坛,让学生们在上面互相分享经验,互相帮助,共同挑战实验。学生做得相当好,让研究生助教甚至很多老师都望而却步的实验,他们能有80%拿到满分。实验结束后,我再根据完成情况做课堂点评,帮他们升华一下。此时的学习效果就相当好了,远比让他们只是跟着老师的指示机械操作一遍的效果好,学生也非常喜欢这样。有不少学生在课程结束时说,希望所有课都能这样。

另一项“可复活”,课程中也应该尽量做到。不可复活就会使学生失去持续挑战最高峰的动力。我曾想,如果我们所有课程都像4、6级那样,允许学生多次参加考试,只要他对自己的成绩不满意,就可以再学习,再考,那会怎样。我做不了这么大的实验,但在我的实验中做了实验。在C语言课中,学生程序提交后,会被自动评分,他觉得分数不满意,就继续改程序,再提交,直到拿到满分为止。这样的过程不仅让课程获得“可复活”的特质,而且让教师相当轻松,基本不用人工评分了。

再谈“公平”,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公平是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前提,网游和课程也不例外。网游公司为了维护游戏的公平性,甚至不惜把作弊的玩家告上法庭。

我们的课程公平吗?有监考的期末考试是公平的。但被累加的平时成绩,并没有监考,它公平吗?不公平!因为抄袭是相当严重的。

所以我的第三个观点是必须反抄袭

我们专门开发了反抄袭工具,可以从几百份作业中找出抄袭行为,再辅以严厉的惩罚措施,效果相当好。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学生对此非常支持。支持率高达92%

这说明什么?给大家讲一件事。一个多星期前课程结束的时候,有一名被我抓了抄袭且严格惩罚的同学跟我说,他一开始很恨我,恨我剥夺了他抄袭的权利。他认为在大学,抄袭是天经地义的。在那以后,慢慢地,他不恨我了,反倒开始感激我,同时,开始恨这所大学。他说:“我人生的第一次抄作业就是在这里发生,是这里让我认为抄袭是天经地义的。”各位,这不是特例,我本人的第一次抄作业就是在这里发生的,并因为那一次的得手,而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我们的学生是爱学习的,但他们没有遇到一个健康的学习环境。这是谁的责任呢?对此我要讲述我的第四个观点,也是一个肯定会得罪很多人的观点:

学生不学习,责任在教师

这话是不足够客观,学生本身是有责任,但我们做为教师,必须把这个责任全部,至少要尽量全部都担在自己身上,才有可能把工作做好。“学生不好好学,我也没办法”这样的话,是对不起我们的教师资格证的。

那我们该如何履行这个责任呢?是要像中小学班主任那样严看死守,鞠躬尽瘁吗?不是,绝对不是。我的第五个观点是:

给学生自由

中国的学生是很可怜的,很少有人能享有决定自己人生的自由。在并不知道大学是什么的时候,就来到了大学;在并不知道专业到底为何物的时候,就选择了专业。很多时候,他们所做的,只是为了满足父母和师长的梦想、愿望,甚至是为了保全他们的脸面。所以,我认为,大学应该这样,建立一个基本的、公正的、健康的学习环境,然后让学生在其中自由发展,不必给他们添加太多压力。比如,我所有课程及格的要求都是非常低的,如果一个学生已经想清楚自己将来肯定做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那么就大大方方地送他一个考试pass,助他有更多时间去做与专业课程无关的事情。再比如,我上课从来不点名,甚至直接对学生说,如果你觉得来听课是浪费时间,不如去做点儿别的,那就别来听课。我会把课程录下来,放到网上,你啥时候想听了,就自己听去。看似很散漫,但我恪守两条底线:

  1. 搞定实验才有高分
  2. 抄袭者,必重罚

在这两条底线的支持下,给学生最大的自主权,使有能力者实至名归,能力不足者认清自己,特立独行者获得最大的自由空间。

时间有限,也未必表达得清楚。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欢迎访问我的博客。那里可以下载一篇我用尽量精简的语言写的一万多字的报告。

谢谢大家!

Moodle将覆盖全校了!

上个月周玉副校长带队到计算机学院调研教学工作时,徐前院长和王宽全副院长介绍了我们的moodle。周校长和教务处领导们都超级感兴趣。今天特意安排了一次让我来详细介绍。趁此机会,我也试验了一下prezi,做的幻灯片放在了文后。

教务处的大小处长和相关老师都到了。我只讲了15分钟,然后居然连提问带讨论、演示,又用掉了1个半小时,大大超乎我的意料。很多有趣的事情,随手记记吧。

  1. Blackboard曾到工大推销过,被学校借来应付了一下教学评估,然后没买。
  2. 7年前教务处曾经自己开发过一个课程管理系统,但因为没人用,就不了了之了。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还有过这么一个东西,没人用也就不奇怪了。
  3. 领导们对于学生作业抄袭的认识是相当深刻的,不仅了解抄袭的范围有多大,而且还能准确说出学生的心理,很出乎我意料。所以他们对反抄袭相当赞成。
  4. 李旦处长说,他第一次实践累加式考试,纯靠人工抓抄袭,抓到就0分,最后50%以上不及格。真恐怖!要是我这么抓人,铁定给我个教学事故。
  5. 他们居然说我对抄袭的惩罚太轻了……铁血真汉子啊!
  6. 他们居然要求我们在试卷里“反抄袭”,就是抓那些考重复题的老师。哈哈,有意思!
  7. 他们热切盼望这样的网站能被广泛使用,从而拉动学校的网络基础建设。“基础网络太滥了”,这是某副处长的原话。
  8. 教务处正在谋划直接拿哈佛、耶鲁公开课之类的视频开课……而且好像不是普通选修课……
  9. 谈到经费支持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再议”,:-(
  10. 转来转去的prezi丝毫没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而且很好地领会了我要表达的。直到会议结束,他们才问一句这是拿啥做的。

这也算我个人的一个小成就吧。从爱上moodle的那天起,我就认为它非常有必要广泛推广,然后依靠它自身的魅力,潜移默化中改变我们陈腐的教学思维。5年来,虽然没从它得到多少实惠,但快乐总是相伴。趁此机会,好好推广,让更多师生能体会到这种的快乐!

网络改变教与学——2010年新留校教师培训(视频)

啊,很累!

啊,过瘾!

感谢国家,感谢学校,感谢教务处,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去表达,去交流,去批评。这次自我感觉是挺成功的。内容比去年更丰富了。最大变化是自己用camtasia搞个同步录像,且是画中画的。就是笔记本自带的摄像头角度不好,弄得颇似在偷拍……

废话不说,感兴趣的自己看吧。多提意见啊!

pptx在此。下面是视频。

反抄袭是整人?还是拯救人?

实验四《信号量的实现和应用》结束。除了最后那个做得人很少的实验,这个就是最难的了。实实在在的多进程共享文件程序设计,实实在在的内核里实现信号量,逼得学生在论坛里大喊“累屁了~”。

互联网和真实的社交网使不同届学生之间交流作业变得异常简单。比如有人在网上传了自己的实验后,还非常好心地告诫学弟学妹“千万不要顺手牵羊哦……cms是会查雷同的……一定要完全搞懂你所见到的……改到面目全非为止,恭喜你,它已经完全是你的东西了”。可惜,有人完全没有听进这番告诫,所以这次实验雷倒一片。按照《对抄袭行为的惩罚条例》,他们前四次实验成绩都没有了,折算下来就是最终成绩中25分铁定拿不到了,除非期末考试卷面能拿到80%以上的分数。

有很多人说,我这么严厉的反抄袭,是在“整”学生。学生有啥好整的?整倒了又能得到啥?有那精力我宁肯学学怎么整说我“整学生”的同行。除非有虐待倾向,否则从反抄袭中绝对得不到半点快感的。好吧,我承认,快感还是有一点儿的。用着自己做的应手工具,精确揪出一对对同好,觉得自己仿佛是公平的天使、正义的化身、世界的救星……成就感确实有。但我想,如果一对雷同的都抓不到,我应该会更快乐的。可惜迄今为止我都没享受过这种快乐。不过,有更更快乐的,那就是看到学生被“整”后的豪言壮语,看到那悔恨的表情。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是在“拯救”人。

晚上和一个不太著名的IT公司HR吃饭。他说他招人时有个习惯:计算机专业但对专业没有兴趣的,不招;非计算机对计算机也没兴趣的,可以招。他认为在学校四年都没能培养出专业兴趣,那到了公司也不可能有了;而非计算机专业的反倒还有些机会能培养出兴趣。我跟他说,“你错了”。我认为,确实多数计算机专业毕业生是没兴趣的,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们不会产生兴趣。尽管学了四年这专业,但真正能有几个人了解这个专业呢?毕竟只有真了解才会产生真兴趣的。就拿编程来说,它不是听起来就很有趣的事情,刚上手时也未必好玩,然后抄抄抄混到毕业,累计自己敲过的代码不过几百行,哪有机会体会编程的真乐趣?

什么是真乐趣?拿游戏来说,真正的乐趣是一遍遍地冲关,一遍遍地失败,但每次都能多前进几小步,最后终于干掉大boss,赢得美人归和英雄榜排名,无上的成就感!没错,成就感是真正的乐趣源泉。假设一个游戏难度超级低,只需按住一个按钮不放就能一通到底,那么这游戏也就不会给人成就感,也就没有乐趣可言(作弊会降低游戏乐趣,也是同样的道理)。但反之,一个游戏难度超级高,变态地高,几乎所有人都过不去,那也不会有成就感(除了少数搞定它的变态玩家),只有挫败感,也毫无乐趣可言(有些作弊会提高游戏的乐趣,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成就感是最重要的!

学习中如何获得成就感?那就是不断地攻克学习中遇到的一个个难题,拿到越来越高的分数,成就感也就与日俱增了,对学习、对专业的兴趣也跟着俱增了。但抄袭,这个极端作弊器,这个大外挂,会把游戏修改为刚开始就立刻胜利结束,哪里会有成就感?哪里会给学生一丝体味专业的机会?所以我反抄袭,就像反外挂,简单看过去好像是损害了个别玩家的利益,但整体看是在维护所有人的利益,让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真正地、用心地体验一下这个游戏。体验之后,有人找到了成就感,喜欢这个专业,那么反抄袭就拯救了他;有人就是搞不定,就是得不到成就感,就是不喜欢这个专业,那么反抄袭也拯救了他,至少让他在未来道路的选择上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所以,反抄袭不是整人,而是拯救人。不反抄袭,才是真正的整人!害人!

拷贝网上的文字算抄袭吗?

又一年的操作系统课的实验一结束了,意味着我与抄袭的战斗又开始了。

今年伊始,就遇到新状况。有以前的学生在网上贴出了自己做的实验报告,很容易就能搜到。于是今年就有数名学生将其直接照搬过来。当然,他们被我揪出来了。

有学生大方地承认,并且连带承认代码也是抄的。有学生沉默不语,我算他默认了。还有些学生表示不满,大意是说程序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编的,只是报告里的题目在网上看到了答案,顺手贴过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罪不当0分处理啊。

他们该被处理吗?其实他们做得已经很不错了。最难的程序部分已经搞定,实验报告不过就是顺势一写而已,既没难度也没工作量,抄还是不抄,区别真不大。所以单纯地从教学效果的角度出发,他们是无可挑剔的,如果惩罚反倒可能会打消积极性,事与愿违。

但我还是要惩罚他们,而且是与全盘抄袭的同学按相同的力度惩罚。为什么?因为他们表现出了不高尚的道德吗?不是,自己写程序已经证明了他们的道德了。中国的大学都已经认可毕业论文可以抄30%了,他们只抄这一点儿是相当高尚的。

实话说,我也不知道我坚持做的理由是否正确。我就是想保持一种纯粹,并愿意为了这份纯粹去抵挡一切阻力与压力。

刚才在豆瓣上看韩寒的《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我近10年看的唯一小说)的书评,其中的一篇评论让我送出了我在豆瓣的第一个“有用”。里面提到罗永浩的一句话:“我只想证明给我那些朋友看,在中国,不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也能挣到钱。”,进而将老罗和韩寒放在一起,说他俩“在向这个世界证明,不用猥琐的招式,一样可以成名”。我想做的和做到的,以及将要做到的虽然都没有他俩那么高,但立意是一致的。

所以,我一直努力在我的课程里维持纯粹的公平,纯粹的按劳分配。虽然完全没有做到,但一定不能让我亲眼看到的不公平发生。

可惜那几位同学了。随便换一位老师,都不会对你们如何的,但你们偏偏碰到了我。使劲骂我吧,我不介意。

四年反抄袭,终于可以做总结了

我的教师生涯曾经差点儿毁掉。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想消极地对待教学工作,不想再像费脑筋设计实验,不想再想费力气批改实验,甚至不想用心上课。原因是对学生“抄袭”的失望与无助。那时我觉得我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都被“抄袭”轻松地抹煞了。批作业时,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在办离婚手续的地方推销玫瑰花的傻子,不管自己多么认真地书写评语,屏幕那一端都是一个猥琐的面孔在嘲笑我的自以为是。这时,一个在加拿大留学的同学告诉我moss的存在,于是我得救了。

moss是专门为检测源代码抄袭而设计的,可以瞬间从数百份源代码中找出一对对的疑似抄袭,支持很多种编程语言,而且有很多非常贴心的功能。比如教师可以给出框架代码,学生程序中出现的框架代码会被忽略;可以设定n份学生程序中都出现的代码被自动忽略;有可视化程度非常好的结果显示。它还可以处理中文的纯文本文件。Car现在正搞的Duplication可以处理中文的doc和pdf,也是功德很高的一件事。

moss的客户端是用perl编的,只能在命令行使用。我做了它的moodle插件,使在moodle中调用moss变得非常简单。

moss只是反抄袭的一个必要条件。它只是刑侦过程的一部分,还必须有刑罚过程配合,才能收到效果。

moss给出的结果只能是参考结果,还需要人工审核。moss的结果中排名越靠前的,抄袭的嫌疑越大,但并不绝对。是否雷同,要综合考量作业内容,难点、要点,相似比例和代码行数等。

moss查不出捉刀代笔的。针对这种类型的抄袭,我设计了让TA和学生面对面评分的策略,通过直接询问,看学生是否能解释程序。就算学生是找人帮忙完成的,这种方法也能逼迫他去了解程序,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教学效果。这种方法还有一个附带效果,就是可以对每名学生做个性化指导、总结。

抄袭确认后,必须有惩罚,否则就是鼓励抄袭了。惩罚的策略我一直在不停地摸索,寻找最优解。现在觉得,基本找到了。

学生抄袭无非是想用最少的力气获得最大的分数。惩罚就要反着来,让他什么都得不到。所以,凡是抄袭,当此作业0分是必须的,是最公平的,容不得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但这样会造成一种“不抄,0分;抄,最坏也是0分,如果运气好没被雷,就不是0分了”的状态。所以,惩罚必须更重。我的方法是“抄袭当次及之前所有的作业成绩都清零”。这样的好处是越往后越不敢抄,尤其那些曾经侥幸漏网的抄袭者。

假设一门课有8次实验,占总成绩的50%。如果一个学生不幸在第6次实验被雷了,他通过考试的希望基本就渺茫了。为了挽救他,我设计了“期末考试达标,实验成绩恢复”的策略。比如承诺只要期末考试能考到80分以上,被连坐清零的实验成绩都恢复。如果他是个值得挽救的人,那么后面的时间,就一定会更加努力学习了。

反抄袭的一个负面效果,是会“害”一些立志改行的学生。他们可能有自己的理想与特长,但被机械的制度圈进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专业,去学一些没兴趣的课程。如果他成功混到毕业证,拿着文凭出去闯,很可能会改行成功,创造一番事业。反抄袭,使他们很难混,很可能会毁掉一个未来的人才。对此,应该把每次实验的及格线都设得比较低,较易达到。这种策略对后进同学的帮助和鼓励作用也是很大的。

反抄袭没有技术难度,工作量也不大,最难的是坚持。对此持反感态度的学生是占多数的,得顶住这个压力。待到期末时,学生们回想这一学期获得的,就会感激这份坚持了。

抄袭之本在哪里?

今天在操作系统课程论坛里,沙明同学发了一个帖子,说:

雷同系统终究是形式!真正的想学东西还得看自己。说到底,还是中国教育的事。治标不治本。

这句话引起了我对抄袭本源的思索。如果真的要治本,该怎么治呢?

先从检讨自身开始。一上小学,我就是一个相当听话的好学生,记得班主任要求我们上课时坐在凳子上必须腰背挺直,而且手必须背在身后,我真就把这个无厘头的习惯一直保持到4年级。如此听话,当然不会作业抄袭。但其实我的第一次抄袭是很早的,那是第一个暑假的时候。暑假作业每天一页,量不大,所以一贪玩,就总想今天不写了,等明天写两天的,然后又等明天、等明天……结果到了假期快结束,作业还没写几页,堆压到一起相当恐怖,急得直哭。于是姐姐翻出来她的旧作业,告诉我这个是可以抄的。我的抄袭生涯就这么开始了。

虽然起步早,但个人定力还算足,老师抓得紧,再加上学习还不错,也不觉得写作业是多大痛苦,更不相信别人会比我做得好,所以大学之前 ,我的平时作业还是很少抄袭的。大学以后,所有的编程作业都只有别人抄我的份儿,但那些笔头作业,我几乎没自己写过。原因很简单:

  1. 懒得写
  2. 很少有老师会批改
  3. 没听说会有人抓抄袭
  4. 平时作业几乎不占期末分数
  5. 期末考试那点儿东西,3-7天就能搞定,平时何须费力,不如去做更喜欢的事情

理由相当的富有说服力,令我从来没对自己的行为有过半点自责,直到现在也是这样。不过,有些课程没认真学习,直接混过,还是让我有些后悔的。好在时间都没浪费,足以自慰。

我抄袭的本源是哪里呢?惰性是内因,外在环境也很重要。假使中小学老师也不挨本作业逐字批改,期末考试也严重放水,估计我早就堕落了。由此推断,如果大学老师对我严一些,可能我现在就是另一个模样了。不管推断得对不对,大学老师肯定不能按中小学的套路来的,那大学就该任由学生自甘堕落吗?

在UTD的时候,和那里的老师探讨学生抄袭的问题。他们说,抄袭的事情在美国的文化中是几乎不会存在的。那里没有人会觉得拿零分、降级(美国所谓的降级就是多学几年凑学分)、退学是丢人的事情,反倒做不诚实的事情会严重影响个人信誉。所以,美国学生里想找抄袭的都难。但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留学生,颇能抄袭。印度学生的抄袭是完全拿来主义,除了名字什么都不改。中国学生比印度的要勤奋得多,肯定会做一些修改,而且还会编美满的故事来证明自己是亲自做的,不像印度学生只会一口一个“No”。但是,教师对抄袭几乎不管,原因有三:

  1. 中国和印度学生在评教时往往按感情打分,而不是客观打分。管多了,遭报应
  2. 美国法律制度严格,抄袭的最终认定要经过高层的审核。这还不是最麻烦的。学生可以到法院告教师诽谤,教师必须出庭、答辩、聘律师、提供有力证据,才能胜诉。就算胜诉了,一堆精力金钱都搭进去了,相当不值
  3. 反正学得不好,最后学生自己买单。留学生学不好,在美国混不下去,就得回国,被祸害的也不是美利坚

也和香港的朋友交流过。他说本科里抄袭的有,但不多。老师懒得管。学生都是成年人了,自己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去吧。

大陆的高校里,抄袭得肯定比不抄的多,而且是多很多。本源在哪里?社会。一个不讲求公平的社会,一个四处充满徇私枉法、权钱交易的社会,怎么可能让学生心中把持住道德底线呢?而且抄袭于他人基本无害,这怎么就有违道德呢?不抄的才是假正经、伪君子、死脑筋呢。

面对这个问题,大学教师绝对起的是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也很可以理解。我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销我的反抄袭经验,但招致的不屑远多于聆听。我无法探求他们的内心如何,只能猜测大概如下:

  1. 教学工作就是那么回事,何必太认真。干科研才又有票子,又有位子
  2. 学生评教时报复我怎么办?我只求平平静静地上完课,不想搞什么妖蛾子
  3. 抄就抄吗,没什么大不了。将来自作自受去吧
  4. 都抄才好,我批作业还省事了呢
  5. 反正平时作业分值也不高。有本事,让他期末考试抄去

刚才偶然看到一篇关于AI退出NBA的文章,眼中不禁泛起几圈涟漪,虽然我以前对他并无多少好感。

如果我将来也有墓志铭的话,是不是应该写:“一个注定失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