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讲座

兴趣来自何处?

受庞东贺老师邀请,和09CS的同学一起座谈《怎么提高对专业的兴趣》。这是庞老师指定的题目,而我一向是不守规矩的,所以……

首先我越俎代庖地起草了一封邀请信:

亲爱的同学,您好

您知不知道工大最Best的老师是谁?估计你不知道。那你知不知道工大最BTest的老师是谁?他就是我们学院的孙志岗老师。这个封号是往届学生给他的,并且有些人因为他的BT,而认为他就是Best。想不想当面领教一下什么是“工大BTest”呢?

x月x日星期x,x点x分,我邀请这位BTest大师和大家一起座谈《怎么提高对专业的兴趣》。不过,他说希望座谈会结束后,“要让本来没有兴趣的,变得有兴趣;也要让本来有兴趣的,变得没有兴趣”。哦,天啊,这种BT的话也就他说得出口。快到http://cms.hit.edu.cn/xxxxxxx领票,去让他的愿望破灭吧!

注:座谈地点将根据领票人数而定

然后我特意嘱托庞老师,无论如何不要用任何带有压力的手段让学生来参加这个活动。我希望来的都是有兴趣的,哪怕人很少也没关系。

最后有56人投票表示参加。实际到场的也差不多。

下面是我列的提纲和准备的素材。

统计有多少同学是自己选择的这个专业。

统计有多少同学对专业有兴趣,多少无兴趣,多少不举手。

先扯远,人活着的为了什么?

很多伟大理想都可以归入集体主义。但集体主义在很多时候是个别人自私的体现。比如导员会强调集体主义,是因为集体好了,他是最大受益人;政府会强调集体主义,因为政府本身就是集体的代表,最受益的就是当政者。

人活着,是为了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快乐。

当每个人都快乐了,集体才是快乐的,而且是健康的快乐,不是少数人快乐,多数人以为自己快乐。

当不强迫大家去参加没兴趣的活动,那么活动的组织者就会竭尽全力提升活动的质量(比如我的那封邀请信),大家就会自愿去参加,导员工作也就好做,不会再在背后挨骂名。

快乐的源泉是什么?

为什么玩游戏时会快乐?为什么玩游戏时会有沮丧、愤怒、悲伤、痛苦,甚至恸哭,但还会继续玩?

游戏都是在极力满足人心里对快乐的需求。有浅层的需求,比如或漂亮或刺激的画面;也有深层的需求,比如成就感。

成就感是快乐最大的源泉。

“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工作,整个白天都是开心的;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爱人,整个晚上都是快乐的”

想知道是否真喜欢的一个人,就和他/她约会,持续接触,看是否有持续的快乐。

想知道对一件事是否有兴趣,要尽可能多地去了解,融入其中,看能否找到持续的成就感。

赚钱是成就;升职是成就;轻松自在是成就;有益他人是成就;有益集体是成就……

你们现在所有“有兴趣”或“无兴趣”的感受都是假的,因为你们并不真正了解这个专业。

某同学,因为对装机器和折腾各种软件有兴趣而来到HITCS,但学习苦不堪言,竭尽旁门左道之能事,最后勉勉强强好像还是没毕业。但过程中锻炼了极佳的与人相处、管理等能力,很多年前就是一个影响力挺大的IT公司的高管了。

哈工大面见比尔盖茨第一人赵世奇,他说过自己本科阶段很痛苦,因为不喜欢编程,读博以后才发现做科研的乐趣,发paper的成就感,于是有了一番成绩。

我正相反,本科阶段很快乐,因为太喜欢编程了,读博以后才发现为paper而活的日子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我写的程序能被很多人使用,甚至希望它能改变世界,所以义务建设乐学网。

一个叫hands的平凡人去世,死于肌肉萎缩症。人生最后几天,他用脚编程,给开源软件gnome修复了一个bug。

寻找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快乐,不要介意别人的看法,也不要盲从别人的意见。

人生而平等,高低贵贱代表不了人格。

陈丹青先生第一次去美国,大吃了一惊:街上的年轻男女,人人长着一张没受过欺负的脸。

美国人热爱自己的职业,没人认为自己的职业是卑贱的,流浪汉也自得其乐并被人尊敬。

他们会正视失败,没有人因为失败而被瞧不起。

抓科、退学稀松平常,抄袭才可耻。

别信父母的话,他们尽管完全出于好意,但他们的认识已经不能代表现在,更代表不了未来。

别信师长的话,他们和你们的利益并不是完全一致的。

做自己,敢说不,也敢支持别人不同的选择。

“翘课,如果必要的话”,香港大学校长在新生入学仪式上的讲话。

用心体会、了解这个专业,或者其它你觉得有兴趣或无兴趣的事,寻找其中能让自己持续快乐的因素,然后确立职业目标。

就喜欢玩游戏,那做个职业玩家也未为不可。体育竞赛也是game,刘翔就是一个职业玩家。

别把自己困在课堂里。学习是学生主业,但真正的学习绝不是只学课堂的东西。

做满100道acm简单题,才可能知道是否喜欢编程;再做100道acm算法题,才可能知道是否喜欢算法问题;做一个目标是“有人用”的小软件,并推广之,才可能知道自己是否喜欢软件开发;加入一个实验室项目,才可能知道自己是否喜欢科研。

为什么不会做?因为没做过。为什么没做过?因为不会做。

这次座谈是否成功,得看两个结果:一,你们是否觉得没白来;二,庞老师以后是否还敢再找我来。

以上观点我也不是都赞同,但我们必须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激辩不同的观点,才能真正进步。

让学生主动学习

这次报告比较大发,所有校领导、院长、教学副院长等等都在,一共500多人。我只有15分钟,最后为了弥补前面的超时,我主动压缩到12分钟。效果应该还不错吧。最后王书记总结时说“做改革,不要全面否定过去,得符合事物发展规律”,不知道是不是说给我听的。好在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对教学没有发言权”,所以我就不表态了。

为这次报告专门写了份报告,1万多字,但已经尽量精简语言了。本以为会像去年那样现场印发,但昨天才知道今年不印。所以传到这里,请点此下载

讲稿草稿:

各位老师,大家好。

首先,给大家展示一句话:

“……我觉得工大学生不学习,松散的程度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是一名学生半个月前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我们的学生到底多么不爱学习,每名老师都会有自己的评价。我个人认为,这名学生的话并未夸大其词。对这种情况,我倒不悲观,反倒很高兴,因为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我们的学生是富有正义感的,他们是希望自己能“爱学习”的。

也就是说:

学生主观上是“爱学习”的,但落到行动上却“爱不起来”。

怎样让他们行动上也能表现出来“爱”呢?我八年的职业生涯几乎全用在研究这个问题上了,到今天终于略有小成。不过这次时间有限,我只能展示我的几个关键的观点。

观点一:作业的重要性大于讲课。

我认为教师最重要的职责并不是讲好课,而是管理好作业。这里的作业泛指一切留给学生自己去完成的事情,包括普通作业、实验、大作业等。有一个项研究将各种学习活动分成两类,一类是被动学习,包括听讲、阅读、试听和演示;另一类是主动学习,包括讨论、实践和教授给他人。从学习内容平均留存率看,主动学习的效果是远远高于被动学习的。听课的过程,就是被动学习的过程,而做作业的过程正是主动学习的过程。所以作业的重要性大于讲课。学校正积极倡导的“累加式考试”也是在提高作业的重要性。我的教学实践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随便摘一句话:

“每周在电脑前憋10个小时把实验做完是很痛苦的事情,但是之后就会发现痛苦之后的充实,对于知识了然于胸的感触。”

这是大约20天前我的课接近结束时一名学生在课程论坛发的感慨。

我自己做的统计表明,这句话是能代表大众心声的。93%的学生认为实验是有必要保留的教学活动,相对而言,只有74%的学生支持课堂讲课,考试的支持率更是低至54%。所以,以作业为核心的“累加式考试”,效果好,学生也欢迎。

但作业的建设、管理水平也直接影响这种方式的效果。对此我的观点是:

课程应该像网游

网游对学生是很有吸引力的。不了解游戏的人可能认为游戏是靠低级趣味来吸引人的。其实不是,低级趣味的游戏都是没有生命力的,很快会被遗忘。凡是能成为经典的游戏,都是用一些很积极、健康的东西来吸引人的。如果课程能学习网游吸引人的精髓,那么就能让学生主动学习了。网游吸引人的因素很多,其中三条我认为是最重要的:

成就感、可复活和公平

只要课程具备了这三样,那么学生就会像爱网游一样地爱上学习。

难道课程拿到高分不具备成就感吗?具备,但是这个成就感比较畸形。给大家看这样一句话:

从头到尾没有听过XXX课的她在期末的考试中仍然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当得知她只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复习便得到如此惊人效果的时候,在场同学无不发出惊叹。”

此话的出处,是一个星期前《哈工大校内综合信息网》上的一则新闻。这就是现在学生们在追求的成就感。

成就感的源泉应该是挑战成功后的喜悦。所以想让课程有成就感,就要给学生很多挑战。我是这么做的,实验题目设计得很有挑战性,或者简单说设计得“很难”,而且在实验结束前我不做任何辅导。建了一个网上论坛,让学生们在上面互相分享经验,互相帮助,共同挑战实验。学生做得相当好,让研究生助教甚至很多老师都望而却步的实验,他们能有80%拿到满分。实验结束后,我再根据完成情况做课堂点评,帮他们升华一下。此时的学习效果就相当好了,远比让他们只是跟着老师的指示机械操作一遍的效果好,学生也非常喜欢这样。有不少学生在课程结束时说,希望所有课都能这样。

另一项“可复活”,课程中也应该尽量做到。不可复活就会使学生失去持续挑战最高峰的动力。我曾想,如果我们所有课程都像4、6级那样,允许学生多次参加考试,只要他对自己的成绩不满意,就可以再学习,再考,那会怎样。我做不了这么大的实验,但在我的实验中做了实验。在C语言课中,学生程序提交后,会被自动评分,他觉得分数不满意,就继续改程序,再提交,直到拿到满分为止。这样的过程不仅让课程获得“可复活”的特质,而且让教师相当轻松,基本不用人工评分了。

再谈“公平”,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公平是一个社会健康发展的前提,网游和课程也不例外。网游公司为了维护游戏的公平性,甚至不惜把作弊的玩家告上法庭。

我们的课程公平吗?有监考的期末考试是公平的。但被累加的平时成绩,并没有监考,它公平吗?不公平!因为抄袭是相当严重的。

所以我的第三个观点是必须反抄袭

我们专门开发了反抄袭工具,可以从几百份作业中找出抄袭行为,再辅以严厉的惩罚措施,效果相当好。而且出人意料的是,学生对此非常支持。支持率高达92%

这说明什么?给大家讲一件事。一个多星期前课程结束的时候,有一名被我抓了抄袭且严格惩罚的同学跟我说,他一开始很恨我,恨我剥夺了他抄袭的权利。他认为在大学,抄袭是天经地义的。在那以后,慢慢地,他不恨我了,反倒开始感激我,同时,开始恨这所大学。他说:“我人生的第一次抄作业就是在这里发生,是这里让我认为抄袭是天经地义的。”各位,这不是特例,我本人的第一次抄作业就是在这里发生的,并因为那一次的得手,而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我们的学生是爱学习的,但他们没有遇到一个健康的学习环境。这是谁的责任呢?对此我要讲述我的第四个观点,也是一个肯定会得罪很多人的观点:

学生不学习,责任在教师

这话是不足够客观,学生本身是有责任,但我们做为教师,必须把这个责任全部,至少要尽量全部都担在自己身上,才有可能把工作做好。“学生不好好学,我也没办法”这样的话,是对不起我们的教师资格证的。

那我们该如何履行这个责任呢?是要像中小学班主任那样严看死守,鞠躬尽瘁吗?不是,绝对不是。我的第五个观点是:

给学生自由

中国的学生是很可怜的,很少有人能享有决定自己人生的自由。在并不知道大学是什么的时候,就来到了大学;在并不知道专业到底为何物的时候,就选择了专业。很多时候,他们所做的,只是为了满足父母和师长的梦想、愿望,甚至是为了保全他们的脸面。所以,我认为,大学应该这样,建立一个基本的、公正的、健康的学习环境,然后让学生在其中自由发展,不必给他们添加太多压力。比如,我所有课程及格的要求都是非常低的,如果一个学生已经想清楚自己将来肯定做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那么就大大方方地送他一个考试pass,助他有更多时间去做与专业课程无关的事情。再比如,我上课从来不点名,甚至直接对学生说,如果你觉得来听课是浪费时间,不如去做点儿别的,那就别来听课。我会把课程录下来,放到网上,你啥时候想听了,就自己听去。看似很散漫,但我恪守两条底线:

  1. 搞定实验才有高分
  2. 抄袭者,必重罚

在这两条底线的支持下,给学生最大的自主权,使有能力者实至名归,能力不足者认清自己,特立独行者获得最大的自由空间。

时间有限,也未必表达得清楚。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欢迎访问我的博客。那里可以下载一篇我用尽量精简的语言写的一万多字的报告。

谢谢大家!

Moodle将覆盖全校了!

上个月周玉副校长带队到计算机学院调研教学工作时,徐前院长和王宽全副院长介绍了我们的moodle。周校长和教务处领导们都超级感兴趣。今天特意安排了一次让我来详细介绍。趁此机会,我也试验了一下prezi,做的幻灯片放在了文后。

教务处的大小处长和相关老师都到了。我只讲了15分钟,然后居然连提问带讨论、演示,又用掉了1个半小时,大大超乎我的意料。很多有趣的事情,随手记记吧。

  1. Blackboard曾到工大推销过,被学校借来应付了一下教学评估,然后没买。
  2. 7年前教务处曾经自己开发过一个课程管理系统,但因为没人用,就不了了之了。我直到今天才知道还有过这么一个东西,没人用也就不奇怪了。
  3. 领导们对于学生作业抄袭的认识是相当深刻的,不仅了解抄袭的范围有多大,而且还能准确说出学生的心理,很出乎我意料。所以他们对反抄袭相当赞成。
  4. 李旦处长说,他第一次实践累加式考试,纯靠人工抓抄袭,抓到就0分,最后50%以上不及格。真恐怖!要是我这么抓人,铁定给我个教学事故。
  5. 他们居然说我对抄袭的惩罚太轻了……铁血真汉子啊!
  6. 他们居然要求我们在试卷里“反抄袭”,就是抓那些考重复题的老师。哈哈,有意思!
  7. 他们热切盼望这样的网站能被广泛使用,从而拉动学校的网络基础建设。“基础网络太滥了”,这是某副处长的原话。
  8. 教务处正在谋划直接拿哈佛、耶鲁公开课之类的视频开课……而且好像不是普通选修课……
  9. 谈到经费支持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再议”,:-(
  10. 转来转去的prezi丝毫没分散他们的注意力,而且很好地领会了我要表达的。直到会议结束,他们才问一句这是拿啥做的。

这也算我个人的一个小成就吧。从爱上moodle的那天起,我就认为它非常有必要广泛推广,然后依靠它自身的魅力,潜移默化中改变我们陈腐的教学思维。5年来,虽然没从它得到多少实惠,但快乐总是相伴。趁此机会,好好推广,让更多师生能体会到这种的快乐!

网络改变教与学——2010年新留校教师培训(视频)

啊,很累!

啊,过瘾!

感谢国家,感谢学校,感谢教务处,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去表达,去交流,去批评。这次自我感觉是挺成功的。内容比去年更丰富了。最大变化是自己用camtasia搞个同步录像,且是画中画的。就是笔记本自带的摄像头角度不好,弄得颇似在偷拍……

废话不说,感兴趣的自己看吧。多提意见啊!

pptx在此。下面是视频。

教学法研讨会十届了

刚刚参加完学院第十届教学法研讨会。这次又获得一个机会,做了一个报告,题目《细节决定操作系统课程成败》。这是我第一次面向全院同事推销我关于网站、反抄袭、论坛、开卷考试等的经验。原计划讲30分钟,当天获知只有20分钟。最后没控制好时间,讲了25分钟。效果还不错,至少应该不像五年前那次愣愣实实地得罪了很多人。后来院长说马上就着手在全院主干课推广我的经验和相关系统。这个消息挺令人兴奋,但谁知道结果会如何呢?就像我坚信我的方法是最好的一样,谁都会有几分自信、保守和爱面子的。

已经不记得第一次参加这个会是什么时候了,可能是第三届或第四届。这么多年,这个会始终是我最重视和用心的。说起来显得目光很短浅。只是觉得,想改变整个中国的教育,我是没那本事的,但只要在这里一天,就一定要竭尽全力为自己留校时定下的目标努力。所以会用心为那啥级别都没有的论文集撰写实在的文章,从来不灌水;每场讨论都认真的参加,并言无不尽;两次报告,都提前很久准备,并且要做演练(所有其它的讲座、报告,以及所有课程,我都没做过演练),前一晚都会紧张又激动地睡不着觉。

我这么做有多大意义呢?这个会有多大意义呢?这么多年过去了,越来越觉得这个会“秀”的成分是大于实际效果的,而且这个“秀”也越来越不好看。比如说今年参会人数应该是创造了历史新低的。颁奖的时候,就有好多得奖的都是别人代领,甚至代发表获奖感言;中间休息的时候,走了很多人(若干领导也走了);后面听报告的粗略估算也就大约100人吧。随车去渡假村继续讨论的就更少了,刨除必去的领导群、工作人员群和离退休教师群,剩下的大概也就70人吧。

虽然人数的减少使“秀”不好看,但讨论会的质量反倒是提升了,理由很简单:打酱油的少了。再就是苦大仇深地抱怨待遇不高、不受重视的少了,大家基本都是在围绕真正地提高教学水平而讨论。因此,这届研讨会反倒是我收获最大的一次,心情最舒畅的一次。

席间传言,明年学院要大出血,把这个会挪到威海去看。希望届时打酱油的能好好游玩,就别到会场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另1:这次投了三篇文章,是历来最多的一次(被挂名的不算)。领导们说,这三篇文章写得都挺好,如果合到一起肯定拿一等奖,但一分开,三等奖都不够。我开玩笑说,写三篇算的工作量多啊。结果差点儿没把领导鼻子气歪。其实我不是为了多拿那100个工分。这三篇文章分别是这一年来写的三篇博文整理而得,觉得合到一起挺突兀,而且效果也不会比分成三个好(太长的文章别人肯定更不爱看),所以就这样了。这样的唯一不好的结果,是害得领导们很纠结,最后搞创新,给我发了个“特别奖”,获奖原因是“文章特别好,也特别短”…..-_-!

另2:篝火晚会上的烧烤很惊喜,吃得很美!自从贾老师来学院,并负责这一活动的组织工作后,在“玩”方面的质素是大幅提升的,而且年年出新,非常欢乐!

另3:我教三国杀的水准远远大于我玩三国杀的水准。这也是青出于蓝的成就了,呵呵

是什么使仙鹤变成了鸭子?

6月11日到12日,冒充名师,参加了黑龙江省计算机协会组织的“名师高校行”活动,到齐齐哈尔大学推销我的《网络改变教与学》(报告录音,感谢哈尔滨理工大学的李岩教授提供)。会后,承办方邀请我们去扎龙自然保护区游览。那里以丹顶鹤而闻名。

鹤在中华文化中是高雅的化身,“鹤立鸡群”这句成语很传神地表现了古人对鹤的景仰和向往。我也是带着这种向往而前往扎龙的,但结果却超级失望。鹤已然了无仙气,满目所见皆是鸭子。

这个自然保护区,并不“自然”,看不到一只自由的鹤(后来据司机说,野生鹤所在区域是不许游人靠近的,用高倍望远镜偶尔能看到几只)。数个大铁笼关着上百只带着编号的鹤,每天四个时辰定时打开一个笼子的门,放里面的鹤出来,供游人欣赏“鹤舞九天”的景色。我们成功地在14:30之前赶到放鹤地点,有机会一睹奇景。

这景还真是很奇,别说“鹤舞九天”,就连“九鹤舞天”都达不到。笼门打开后,大约二十来只鹤仙人懒塌塌地被工作人员用竹竿驱赶出来,踱着四方步迈向不远处的水塘,一头扎进去开始喝水吃菜,偶尔抬头摆摆pose,惹来人群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只有三五只在竹竿的强力驱赶下,忽闪起翅膀,飞过人群,但到了水塘就径直落下,再也不展翅了。

几分钟过后,游人也没有了兴致,工作人员又用竹竿把它们一个个地赶回笼子。此时此刻,我突然醒悟。它们已经不是仙鹤,而是鸭子了。

每只雏鹤都应该是有灵性的,人让它们成为鸭子。每个婴儿都应该是有灵性的,社会让他们成为……不可说啊,还是说教学吧。每个学生都应该是有灵性的,大学让他们成为呆子。

有一个网上广泛流传的段子:

“四年大学生活结束了,却不知道,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

学生的力量很渺小,也很懦弱,肯定是被大学上了的。只要被上了,就一定会留下些什么,也会失去些什么,划算与否就得看两者孰轻孰重了。

近日母校九十大寿,“感怀”者众。那些50、60、70、80年代的校友对母校的感激之情直让现在的学生好奇,他们说的是真心话吗?那个时代的大学精神如何,没经历过。体味一下那个时代走过来的老教授们,使我相信那时的学生被大学上了以后,留下的应该很多、很重。90年代以后的校友现在还罕有能摆上台面展示的,所以还听不到什么感怀。不知道10年、20年、30年之后,轮到他们及之后,包括现在还在校的学生开始感怀,是否还能说出那样的真心话呢?

我们希望的是给学生留下能力和素质,实际做的是尽力留下知识。但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考试过后,知识还能留下几何。还有一些人心里很清楚,即使是考试之前,知识也没流过几何。

我们希望让学生失去稚嫩、顽皮,以及所有不正确的思想、行为和习惯。但实际上,学生失去的是理想、热情和奔放的思想,甚至还包括求知的欲望。从大一的阳光少年,被“上”成了大四的行尸走肉。得到的,远不及失去的更为宝贵。

这次讲座,阴差阳错地使听众中出现了几十名齐大的学生。这是我第一次面对学生讲这些内容,想收敛一些,但心一横,决定还是原汁原味。果然,吓到了很多人。

会后得知,当我讲到“学生不爱学,错在老师”的观点时,有老师嘀咕:“学生本来就不爱学,让他这么一讲,肯定更不学了,全赖老师头上了。”我想对这位老师说:“别把学生都想得像你一样没有责任感!”你不负责,可以照样升职涨工资。学生不负责,毁掉的却是自己的未来。醒悟得早的学生,早就已经不把个人希望寄托在这些教师身上了。指望他们把自己教育成才,还不如去指望朝鲜拿本届世界杯冠军。

如果现今的大学能给学生心里留下点儿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就只剩一条“凡事只能靠自己”了。这一条还真是顶顶好!

仅希望,所有被大学“上”了的学子们,如果觉得不爽,就争取留校吧,然后就可以狠狠地“上”大学了,为了我们的子孙能不再被大学“上”。

参加全国高校教师网培有感

5月28日到30日三天,奔赴帝都,和王宇颖老师、苏小红老师一起,做了一次关于C语言课的培训。通过网培论坛上的热烈讨论,和线下的当面交流,以及评完所有的200多份作业,有如下感想:

  1. 我的“淡讲课,精作业”获得了极大的肯定和极大的否定。“否定”完全是在意料之内,“肯定”却在意料之外。有理想的教师还是很多的,中国教育的复兴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2. 我是足够幸运的。有些教师也曾做过与我的方法类似的尝试,但无功而返。我的成功完全是因为个人的坚持和幸运。如果不是幸运地遇到王宇颖老师这样的直接领导,和徐晓飞院长这样的大领导,给我一个绝对宽松的环境去折腾,我也许早就完蛋了;如果不是幸运地遇到这样一批批地学生,能用真心去体会我的真心,能有热情和毅力去面对挑战,我也许早就完蛋了。
  3. 领导、专家、传统和各种刻板的制度是改革的主要阻力。有很多老师是想去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的,但没有能放开手脚的环境,只能寄居于他人的阴影之下。
  4. 如果有机会,想到二本、三本的院校去实习一下。那里的学生真的如他们老师所言,那样冥顽不灵吗?还是这些教师并没有真正认识他们的学生呢?
  5. 太多学校已经拥有了服务器和软件,但基本上都不知道或者没去想怎样让课程网站提升教学。这个方面还有很多工作可做,包括蕴藏的巨大商机。

“多快好省”搞教学

又是一年教学法研讨会。

今年的研讨会在我的印象中好像是参加人数最少的一次。很多都对这个会没兴趣。但我却每次都对这个会很期待,期待将自己对教学新的领悟在这个会上分享。而且很奇怪,我对这个会的重视甚至会超过国内、国际的会。也许是因为每年的这个会我都能获得一定的关注度?可能是个因素。但我觉得,这个会能让我兴奋的主要原因是,我很希望我的经验能被同事借鉴,然后能改进HITCS和HITSE的教学。这毕竟始终是我留校的一个重要动机。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家的会议比较随便,想说啥就说啥,也不用搞太多复杂的调研什么的。

教务处赵处长也参加了。想找机会往他身边凑凑,问问他去年冬天跟我说的让我给全校新教师做培训的事情还是不是真的了。但没能凑过去。自己真是有些好为人师啊。咋就这么盼望自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被更多同事了解并采纳呢。

之前发的“淡讲课,精作业”,在会议上得了二等奖。有些失望。不过看在一等奖论文我是第二作者份上,就不失望了。借青年沙龙的机会,做了一个多快好省搞教学的报告,简单阐述了一下主要观点和手段。果然引起了不少支持,和不少反对。反对的意见并没有让我觉得我的观点错误,而是让我知道了文章写得还不够好,容易引起别人的误解。再好好改改,争取投个有些影响力的期刊什么的。不过只可能投国内的,因为这些观点其实在国外是已经实行了几百年的了。我不过是找到了适合中国国情的实施方法而已。